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波蘭之旅|A Trip to Poland


文:吳莉瑋
圖:frank3.0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A Trip to Poland》,Rothbard 描述他參加的波蘭會議,出乎意料之外的,波蘭學者相當清楚政府無用,不管是任何形式都是如此。令人感動的是,甚至連政府官員也在最後一天的晚宴中,為「一個自由、主權及天主教波蘭」舉杯。

波蘭之旅|A Trip to Poland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1986 年 3 月時,我在一場於 Mrogowo 舉辦的會議度過迷人的一周,Mrogowo 位於波蘭北部的一個湖縣(原東普魯士)。本次廣泛討論「經濟與社會變遷」的會議由華沙大學社會學研究所主辦,並由一些英語保守派與自由市場學者所贊助。

即使波蘭在經濟上正如西方與會者所說的「巨大貧民窟」,它的農村、小鎮與城市經歷明顯且嚴峻的衰退,但這個勇敢的民族是東歐知性上最自由的區域。沒有其他遵循蘇聯之路的國家會舉行這類會議。

唯一限制是此次公開的標題必須是意識形態中立。但是,一旦會議開始運作而議程經當局批准後,任何人都可以說任何想說的。(以我的例子而言,我將論文標題「走向自由放任的社會變革中知識分子的作用」謹慎地省略幾個字變成「社會變革中知識分子的作用」,但談話實際內容仍然相同。)

會議的第一篇論文由傑出英國哲學家 Antony Flew 教授開始,以智慧與機智指出左派的偏見。Antony Flew 毫無保留地指出財產權與自由市場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沒有波蘭人皺眉,也沒有波蘭學者驚恐反應。相反的。看著二十多位波蘭學者紛紛譴責政府,相當鼓舞人心,即使我們都很清楚有政府官員旁聽會議內容。(這些導遊的政府官員顯然都非常聰明,知道正發生什麼事。)

自由主義、中間派到持不同意見馬克思主義的波蘭人,顯然沒有人認為共產主義政權有用。除了反對共產主義,會議上的波蘭學者沒有人認為任何形式的政府會有多大用處。有個人告訴我:「當然,任何政府行為都是為了政府官員的權力與財富,而不是為了公共利益、共同利益、大眾福利或任何其他據稱原因。」

我說:「是的,但政府宣傳總是說自己為了共同利益而執行這些行動等等。」波蘭教授疑惑地看著我:「誰相信政府宣傳?」我回答:「不幸的是,在美國,很多人都相信政府宣傳。」他對此表示懷疑。

波蘭學者的英語都非常好,不幸的是我們這些西方人無法以同樣美德回報。僅管如此,仍開展了真正的友情。一個有趣的文化差異,出現於波蘭酒店服務生面對兩位堅持素食主義的年輕英國學者時。(波蘭所謂的「豪華酒店」大概相當於美國州際公路旁的低階汽車旅館。)波蘭具有非常高的人均肉類消費量(共產黨人從來不集體化農業),但現在肉品採配給,超越波蘭服務生的理解,兩位年輕的特權西方人拒絕高檔牛肉與豬肉,不斷要求「更多蔬菜」。幸運的是,附近一個波蘭教授可以解釋這些稀奇古怪的要求。

這次會議最令人感動的時刻是最後一晚的宴會,指導會議的英國社會學家,在感謝波蘭主人後發自內心地為「一個自由、主權及天主教波蘭」舉杯。我們每個人都明白他的意思,在那個房間裡的所有人,包括新教徒和非信徒,都以同樣熱情舉杯。甚至包括政府官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