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美聯儲主席艾倫.格林斯潘:少數派報告|Alan Greenspan: A Minority Report on the Fed Chairman


文:吳莉瑋
圖:trackrecord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Alan Greenspan: A Minority Report on the Fed Chairman》,Rothbard 整理了標榜「自由放任的實用主義者」Alan Greenspan 的職業生涯,事實上,一如 Rothbard 所言:
對於 Greenspan 而言,自由放任主義拿來引航的北極星、標準甚至是指導;而只是放在衣櫃裡面的興趣,完全脫離具體的政策結論。
美聯儲主席艾倫.格林斯潘:少數派報告|Alan Greenspan: A Minority Report on the Fed Chairman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媒體廣泛地讚譽 Alan Greenspan(艾倫.格林斯潘)成為美聯儲主席;左派、右派與中間派經濟學家都懾服於 Alan 的偉大、敏銳,以及對「數字」無與倫比的洞察力。唯一保留似乎是 Alan 可能無法享有前任美聯儲主席的巨大權力與尊敬,因為他沒有籃球員那麼高、不是禿頭,也不抽雪茄。

精明的觀察者可能感覺得到,任何受到體制派一致掌聲的人都不會真的那麼好,在這個例子中,這種感覺是正確的。我 30 年前就知道 Alan 這個人,而且富饒興趣地追蹤他的職涯。

我發現特別精彩的,是近期報導「陶森-格林斯潘經濟顧問公司」可能歇業的新聞,因為事實證明,那間公司賣的不是計量經濟學預測模型或是它著名的數字,它賣的是 Greenspan 這個人,還有他以洛可可式語法及模糊空間作成長篇空洞大論的天賦。

身為卓越的預測員,他悲哀地承認他在幾年前成立的養老基金管理公司,因為缺乏能力實行它所憑藉的預測而關閉:當投資基金上線時。

Greenspan 能獲取信任的真實資格是他從不會晃動體制派的船。他早已將自己定位成經濟領域的極中間派。他就像長期以來的共和黨經濟學家一樣,是個保守派凱因斯主義者,而保守派凱因斯主義近日來幾乎和民主黨陣營的自由派凱因斯主義沒有什麼區別。事實上,他的觀點幾乎與同樣是保守凱因斯主義的 Paul Volcker 相同。意味著他想要適中的赤字與增稅,並在傾倒貨幣供應的時候大聲擔心通貨膨脹。

然而,有件事使 Greenspan 在他那些體制派好友中顯得與眾不同。即,他是 Ayn Rand 的追隨者,因此他「哲學上」相信自由放任主義(laissez-faire),甚至是黃金標準。但就像紐約時報和其他重要媒體趕緊向我們保證的那樣,Alan 只在「高度哲學」上相信自由放任主義。在實踐上與他的主張政策中,他就像其他人一樣是個中間派,因為他是「實用主義者」。

身為所謂的「自由放任的實用主義者」,在他主導政治的 21 年職涯中的任何時候,他都不曾倡導過任何疑似自由放任主義甚至是趨近自由放任主義的主張。對於 Greenspan 而言,自由放任主義拿來引航的北極星、標準甚至是指導;而只是放在衣櫃裡面的興趣,完全脫離具體的政策結論。

因此,Greenspan 只在各方面條件都適合時才贊成黃金標準:如果預算平衡、貿易自由、通膨結束、所有人都有正確理念等等。同樣的,他可能會說他只在所有條件都符合時才支持自由貿易:如果預算平衡、工會勢力減弱、黃金標準、我們具有正確理念等等。總之,這個人的「高度哲學」從來都不會實踐於行動。體制派就像吃辣一樣把這個人給納入其陣營。

這些年來,例如,Greenspan 在任職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時,支持福特總統傻頭傻腦的「打敗通膨」(Whip Inflation Now)。更糟糕的是,這個自由放任主義的「高度哲學」信徒,當公眾開始認識到社會保險計劃的破產,終於遇到機會屠宰這頭偉大的美國政治聖牛時,他在 1982 年保存了敲詐勒索的計劃。Greenspan 臨危受命,擔任「兩黨的」(即保守派與自由中間派)社會安全委員會負責人,以更高的社會保險稅「挽救」破產的社會保險制度。

Alan 是著名三邊委員會(Trilateral Commission)的長期成員,該委員會是這個國家政經權力精英 Rockefeller 主導的巔峰之作。當他被提名美聯儲主席時,他離開他體面的摩根公司(J.P. Morgan & Co.)與摩根保證信託公司(Morgan Guaranty Trust)的董事職位。是的,體制派有很好的理由在 Greenspan 掌舵貨幣時睡得香甜。錦上添花的是,他們知道 Greenspan 的「哲學上」Ayn Rand 追隨者身分,無疑會矇騙不少自由市場倡導者,以為自己主張終於坐上權力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