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公平」與鋼鐵盜|"Fairness" And The Steel Steal


文:吳莉瑋
圖:Gilderic Photography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Fairness" And The Steel Steal》,Rothbard 簡要整理美國鋼鐵業長期以來的各種貿易保護主義主張,以及這些保護主義措施最終造成該產業長久性低競爭力,並傷害美國其他產業與消費者的事實。

「公平」與鋼鐵盜|"Fairness" And The Steel Steal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每當有人開始談論「公平」時,美國民眾最好顧好自己的錢包。當社會壓力團體引用「公平」的時候,意味著,美國企業必須背負雇用或促進無數特殊利益團體的強制性配額,取決於哪些組織能獲得政客青睞。

當商人開始談論「公平貿易」或「公平競爭」時,意味著他們正向政府施壓,利用政府強制力卡特爾化他們的產業、限制產量、提高價格,並促進低效率與低競爭率的蓬勃發展。

在商業領域裡,如果其他人或競爭對手有效率並成功地切入你的商業領域,定義上就涉嫌從事「不正當競爭」與「不公平貿易行為」。

當然,這樣狹窄的「定義」,看來從不適用於你所接受的政府補貼或那些你呼籲的卡特爾政策。

在美國所有的行業中,持續且成功地從政府手中取得特權的首要行業為鋼鐵業。自 1969 年開始,鋼鐵業面臨從二次大戰中恢復之歐洲公司的新競爭,他們開始遊說美國政府採用鋼鐵進口配額制度,進口配額制度嚴重限制鋼鐵進口並大幅推高鋼鐵價格,從而造成使用鋼鐵之製造業的鋼鐵短缺。這種鋼鐵進口配額由美國政府大力支持並強制執行,並被稱為時尚的歐威爾式「自願限制條款」,雖然外國政府是在大幅脅迫的情形下同意。

這種進口配額預設為暫時措施,讓美國鋼鐵業從他們聲稱的任何危機中恢復,但當然,配額制度不斷被更新。最後,在 1992 年春天這些措施失效,但這並不是因為鋼鐵業的「自由貿易」熱度或是布希政府的「自由貿易」。相反的,由於鋼鐵業認為他們在進口配額的掩護下已經獲得足夠的市場占有率,他們準備好將保護形式從進口配額轉移成高額關稅,因為進口配額制度不再能夠隔離足夠多的外國鋼鐵。

布希的商務部決定,墨西哥加上多數歐洲國家的十幾個國家,「不公平地」補貼自己的鋼鐵業,因此必須對他們提高關稅以抵消這一優勢。而美國鋼鐵業本身也接受大量政府補貼的事實(如專項貸款、開發補助金、退休金保障),當然沒有列入計算。各種形式鋼鐵的關稅現在必須上升到 90%。其結果將是提高成本、限制生產以及抬高價格,強加給無數美國鋼鐵使用行業,特別是家電、汽車與建設,這將損害美國消費者並傷害美國產業在國內外的競爭力。

此外,美國商務部和美國政府的最高決策者國際貿易委員會(ITC)將採用更高的鋼鐵關稅,以抵消所謂來自二十個國家的鋼鐵「傾銷」,所謂「傾銷」是指銷售價格低於美國政府簡單指定的「公平市場價格」,這個「價格」並非由市場決定,但它高到讓低效率的美國公司容易與之競爭。

這對鋼鐵業並不是新鮮事,鋼鐵業對美國政治的有害影響已接近兩世紀。在 1812 年的戰爭中,集中在賓州的美國鐵業,利用戰時的外貿中止,自然地拿下原先英國進口鐵的市場占有率而擴大。然而,戰爭結束後,人為腫脹且效率低下的賓州鐵業無法與英國進口競爭。對此,賓州鐵業組織了第一個保護性關稅的全國群眾運動,動員費城報業出版商 Mathew Carey 一起攪和;Mathew Carey 對打擊外國出版商的保護性關稅特別感興趣。來自匹茲堡的眾議員 Henry Baldwin 向國會提出保護性關稅法案,Henry Baldwin 本身是個鐵匠(鐵製造商的舊術語)。

到了 1840 年代,民主黨的勢力打敗北方的貿易保護主義者並建立貿易自由。然而,在南北內戰期間,貿易保護主義的共和黨利用一黨國會,推動並通過他們整套的中央集權經濟計劃,包括針對鋼鐵與其他製品的保護性關稅。

這股保護主義勢力與激進共和黨由賓州眾議員 Thaddeus Stevens 所帶頭,他本身也是鐵匠並對打擊親自由貿易又反對保護主義的南方陣營感興趣。每週在他的費城沙龍中,令人尊敬的經濟學家 Henry C. Carey(Mathew Carey 之子且本身也是鐵匠),在「Carey 晚禱」指導賓州的權力精英為什麼他們應該支持廉價貨幣、貶值美元,以及鋼鐵的保護性關稅。Carey 像那些共和黨大佬們、鐵匠和宣傳員們說明,外匯市場中的預期通膨率遠早於國內銷售市場,因此,在通貨膨脹下,美元在外匯市場的貶值會多於美國境內。因此,只要通膨持續進行,那麼,美元貶值將像第二個「關稅」,鼓勵出口並打壓進口。

鋼鐵業每個世紀都採用不同的主張。19 世紀時,他們最喜歡的是「幼稚產業」主張:一個美國新興、年輕、軟弱、奮鬥的「幼稚」行業,如果沒有至少幾年的保護,怎麼有辦法讓這個鋼鐵寶寶站穩腳跟,與英國成熟的強大鋼鐵業競爭呢?

當然,貿易保護主義者的「幼稚期」永遠不會結束,「暫時」的支持也永遠會延續。事實上,到了後二戰時代,鋼鐵業的宣傳員換了另一個擬人化譬喻,改成「衰老產業(夕陽產業)」主張:美國鋼鐵業老舊又搖搖欲墜、受制於舊設備,需要幾年時間的「喘息空間」,重組與振興。

這兩種說法同樣錯誤。在現實中,保護措施往往是一種對效率低下的補貼,它維持並加重效率低下,不管這個行業是年輕、成熟或「衰老」。保護性關稅或配額,替效率低下與管理不善的繁殖提供棲身之所,過度哄抬成本並迎合鋼鐵工會。結果就是永遠沒有競爭力的行業。事實上,美國鋼鐵業總是落後且緩慢地採用創新技術,不管是 19 世紀的貝塞麥煉鋼法(Bessemer process)或是 20 世紀的氧氣煉鋼法(oxygenation process)。只有面對競爭才能使企業或行業具有競爭力。

至於「不公平的」低價或傾銷,更是那些被競逐的美國公司莫須有的廢話。即使真的有外國政府笨到要這麼做,我們應該急於利用而不是懲罰。舉例而言,墨西哥因為一些怪癖,決定以免費或收取象徵性一噸一分錢的價格來「傾銷」鋼材。我們不應該阻礙這些好物,而應該鼓勵美國買家(在這個案例中是鋼材使用製造商)趕快購買這些便宜貨,有多少買多少。直到墨西哥不可避免的破產並收回這種瘋狂的政策之前,美國採購商與消費者都將享受到便宜的富礦。「傾銷」只會傷害傾銷者;總是有利於接受傾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