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透視「自由貿易」|"Free Trade" in Perspective


文:吳莉瑋
圖:gagilas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Free Trade" in Perspective》,簡要揭穿了一些所謂「自由貿易」的主張,包括(1)自由貿易區;(2)對外援助;及(3)卡特爾化世界紙幣。

透視「自由貿易」|"Free Trade" in Perspective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真理從未像在總統選舉年那樣被鋪天蓋地的虛假宣傳掩埋。在 Patrick J. Buchanan 加入總統大選不久後,布希政權在媒體辯護士的協助下,攻擊 Buchanan 是「貿易保護主義」,違反布希人馬所獻身的「自由貿易」。

事實上,國際貿易的神秘學在幾十年來的全國選舉中,從未扮演如此明顯的作用,也許是自 19 世紀以來。布希政府致力於自由貿易的想法顯然非常可笑,它的荒謬在 Lee Iacocca 隨行總統的亞洲之行時更為明顯,Lee Iacocca 坐擁高薪、效率奇低且為專業的鞭笞日本者。

事實上,多年來,當局努力地阻止日本賣給我們高品質但價位溫和的汽車,同時還試圖強迫倒楣的日本人以高價購買他們不想要的美國爛產品。難道這就是「自由貿易」嗎?(布希總統現在改稱「自由和公平貿易」)實際上,這種重視兩國之間貿易逆差的噩夢謬論,在 17 世紀重商主義時就已經被拋棄。

除了這種說謊專利外,還普遍忽視自由貿易會受到關稅或進口配額的妨礙。更重要的是,真正的自由貿易必須要無管制且無補貼。布希政權除了煽動關稅與配額,還大幅強化管制美國企業以防止它們有效競爭或生產,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在國外。不僅如此,這些加重的規定被視為政府最值得驕傲的成就之一:包括實施配額的民權法(Civil Rights Act)、清潔空氣法(Clean Air Act)與美國殘疾法(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

先讓我們把注意力從布希政府轉到那些侵擾媒體的新保守主義專欄作家身上,他們聲稱自己是貿易保護主義的宿敵,並倡導純粹且不受限制的自由貿易。以下是這些「自由貿易者」慣有的熱愛政策:

(1)「自由貿易」區

「自由貿易」區,體現於美加條約還有總統可能提議的墨西哥「快速走道」條約。任何對這些條約抱持懷疑態度的人,都被輕率地認為是可憎的貿易保護主義。然而,這種區域集團可能很危險。歐盟就是一個例子,「自由貿易者」非常引以為豪的崇高廣域自由貿易區榜樣。然而,現實情況正好相反。

對外部而言,歐盟使用其權力提高針對歐盟以外國家的關稅。但即使對內部而言,其結果也增加了集團內部的貿易限制與規定。因此,歐盟在布魯塞爾建立的新興歐洲超政府官僚機構,經常性地增加整個區域的規定。歐盟的其中一個惡性措施,是要求低稅的歐洲國家提高稅收,以確保每個國家享有「公正和公平的競爭環境」。同樣的,最低工資法還有其他有害的「社會」措施,被強加在歐盟內相對較自由的經濟體中。柴契爾夫人反對英國進入歐盟的廣泛宣傳,並非對高尚「新歐洲」的簡單妄想或盲目抵抗。

同樣的惡魔也會在任何區域貿易集團中降臨美國,並給總統談判的空白支票,強加未來幾乎不會有良兆的條約。

重點是,真正的自由貿易不需要談判、條約、創造超權力或把總統送出國。自由貿易只需要美國削減關稅、配額,以及稅收和法規。是的,單方面。不需要任何其他國家或政府參與。

(2)對外援助

新保守主義和布希人馬的「自由貿易」是大量對外援助計劃,而美國總是援助者。然而,真正的自由貿易需要不對貿易補貼,這些對出口補貼的龐大計劃對自由貿易構成從沒被承認過的巨大干擾,更遑論所謂反貿易保護主義的辯護。

對外援助的論點多年來不斷變化(從「重建」歐洲、阻止共產主義、發展第三世界到人道主義救濟飢荒),但輾轉曲折過程的本質仍然相同:系統性扣押美國納稅人的錢並移交到以下族群:(a)美國政府官僚機構,以手續費的形式;(b)受援外國政府,政府的財富與權力增加,相對於那些不幸的救援目標;及(c)最後,也是最重要的,那些受援外國政府用盜取來的美元所消費的美國出口企業與產業。

除了搶劫你、我與其他美國納稅人來補貼美國出口企業與它們的銀行,在道德上相當可疑外,我們必須認清該系統所帶來的巨大貿易扭曲。

(3)卡特爾化世界紙幣

對於貿易而言,比關稅更危險的是凱因斯主義體制派的殘暴動力。從左派凱因斯主義的民主黨、保守派凱因斯主義的布希人馬到新保守派主義,一致走向世界合作的卡特爾央行,成為世界由世界央行發行世界廉價紙幣的經濟政府。這種凱因斯主義長期以來的夢想一經實現,將使得受到世界央行設計與控制的世界性通膨成為可能。

歐洲單一貨幣只是計劃中的第一步。再說一次:實施全球性貨幣與銀行控制對貿易所造成的扭曲,將比關稅還要危險得多,而且不容易擺脫。

在衡量 Pat Buchanan、總統布希或新保守主義英雄 Jack Kemp 等總統候選人在自由貿易與保護主義光譜的位置時,我們應該考慮 Buchanan 不同其他兩個人,他主張取消對外援助。雖然他從未發表對世界廉價紙幣計劃的意見,但可以肯定的是,自稱是「經濟民族主義」的他會強烈反對。

我們也可以考慮 Buchanan 在 Brinkley 節目中,對 George Will 指控其為貿易保護主義的回覆:「你必須做的是把稅賦與法規的負擔從美國企業與產業身上移除,如此美國才能開始競爭。」還有誰在公眾舞台上比這更接近自由貿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