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秘魯與自由市場|Peru and the Free Market


文:吳莉瑋
圖:The Advocacy Project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Peru and the Free Market》,為文當時秘魯正值總統大選,該場選舉最後由 Alberto Fujimori(藤森謙也)打敗原先極具聲望的 Mario Vargas Llosa,具有相當的政治意義,值得一提的是,Fujimori 之後也未逃出政治人物劣化的宿命,在其第二任期內涉嫌多宗政治貪污醜聞。

秘魯與自由市場|Peru and the Free Market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他被美國媒體廣泛吹捧為秘魯的救星,拯救惡性通貨膨脹,以及目前的社會主義 Garcia 政權及那些稱自己為「光輝道路」的狂熱毛派游擊隊所帶來的危險。高個且充滿貴族氣息,著名的前衛小說家與前左派 Mario Vargas Llosa 正競選秘魯總統。

Vargas Llosa 被媒體鼓吹成自由市場計劃必勝的政治家。然而,4 月的總統選舉民意調查中,預計 Vargas 支持率大幅領先的泡沫破滅。一位不甚知名的總統候選人 Alberto Fujimori,在幾乎沒能從他在 Lima 的店面得到競選預算的情況下,從以前可忽略不計的支持率一舉上升到可與 Vargas Llosa 爭第一位的程度。Fujimori 或許能贏得競選。秘魯在前往自由市場天堂的道路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Vargas Llosa 的自由市場形象,歸功於卓越經濟學家 Hernando de Soto 的暢銷代表作《The Other Path》,不只是呼籲自由市場,還主張基於民營企業的真正「人民的」自由市場;相反於秘魯(和其他拉丁美洲國家)的不幸遭遇:國家資本主義助長下的特權承包商與壟斷者。

在去年的總統競選早期活動中,de Soto 是 Vargas 的關鍵競選顧問。但 de Soto 很快就和 Vargas 分道揚鑣,並譴責 Vargas 真正推崇的是 de Soto 花許多年來反對的國家資本主義。

Vargas 的轉變是他麻煩的開始。他的國家資本主義政策,加劇 Vargas Llosa 為富裕少數克里奧爾人的事實(主要為印地安與印地安混血的 2,000 萬祕魯人口中,克里奧爾人約占 280 萬),這些歐洲白人血統的克里奧爾人多是秘魯的地主與國家資本家,因此遭到其餘人口的憎惡。由於 Vargas Llosa 身旁圍繞著富裕的克里奧爾人,對他而言取得印地安地區選票並不簡單。

當 Vargas 擁護新任巴西總統 Fernando Collor de Mello 的「自由市場」與「反通膨」政策時,他落實了自己的厄運。Fernando Collor de Mello 對巴西經濟的「自由市場休克療法」,被廣泛認為是結束巴西加速通膨的有益激進「強勢領導人」技巧。

Fernando Collor de Mello 的政策或許可以稱為「休克療法」,但它的程度遠超出任何自由市場產生的衝擊。雖然 de Mello 計畫中也有鬆管與私有化的程序,但大部分是公然的中央集權衝擊:包括大規模增稅,以及凍結所有銀行帳戶數個月使巴西的貨幣供應量突然收縮 80% 的嚴峻通貨緊縮。

奧地利學派經濟學家經常被人指責是嚴峻「通貨緊縮倡導者」,我們希望讓部分準備金銀行(包括 S&Ls)在沒有紓困的情況下倒閉破產。但這種收縮和 de Mello 專斷的 80% 通貨緊縮無法相比。巴西的政策與自由市場沒有關係,它印製大量鈔票,接著花用這些新鈔而大幅哄抬物價,然後以治療之名沒收大部分的貨幣。簡言之,巴西政府對該國經濟產生巨大且致命的雙重打擊。

由於 Vargas 承諾將仿效 de Mello 給秘魯同等待遇,這也難怪秘魯選民成群結隊地離開。與此同時,Fujimori 迅速地出線。Fujimori 是數量雖少但備受推崇的 55,000 名日裔秘鲁人的成員之一,受到同樣被可恨克里奧爾精英壓迫的印地安人擁戴。

祕魯的第一批日本移民出現於 19 世紀末,他們是替沿海甘蔗園工作的奴隸。但這些日本人幾個星期後進行反抗,並移居現在的 Lima。Fujimori 的雙親在 1930 年代中期與其他的日本人移民到 Lima,並創造了數百個成功的小企業。

珍珠港事件後,美國政府施壓秘魯政府與日本開戰、沒收包括 Fujimori 家族的輪胎修理店等日本獨資企業,並運送近 1,500 名日本人到美國進行拘留。因此,秘魯的印地安人擁戴 Fujimori,成為對抗克里奧爾人的非白種人同系盟友。身為移民的 Fujimori 之母不會講西班牙語的事實,使他受到同樣不講西班牙語的印加族群的青睞,西班牙語是 Vargas Llosa 和克里奧征服者的語言。

Fujimori 透過非金錢堆砌的草根運動搭上這股有利的情緒。此外,他的競選口號「工作、誠實、科技」雖然有點含糊,卻與印加戒律的三個關鍵起共鳴:不偷懶、不偷、不騙。Fujimori 也承諾秘魯更具體的政見:鼓勵日人大量的私人投資。當我在寫此文的時候,比賽勝負難料。如果 Vargas 輸了,那也只是他應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