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問與答:儲蓄與信貸銀行混亂|Q&A on the S & L Mess


文:吳莉瑋
圖:opensourceway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Q&A on the S & L Mess》,Rothbard 整理了有關S&L危機的一些成因、謬誤與解決方案,這些銀行亂象都是因為政府基於政府利益,大力卡特爾化銀行並合法化「部份準備金」詐騙,唯一的解決方案,就是把政府和貨幣事務分開,回歸市場貨幣。

問與答:儲蓄與信貸銀行混亂|Q&A on the S & L Mess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問:什麼時候稅不是稅?

答:當它是「規費」時。但這個問題只存在於創造性語義學家布希總統開始使用他永不加賦的「讀我的唇」承諾之前(由 Richard Darman 的「實行起來像鴨子走路」帶動)。不幸的是,答案幾個星期後就出現。不,這次不是「增加收入」、「公平」或「關閉漏洞」;它是老點子-「規費」。

當財務部長 Brady 提出命運多舛的存戶「規費」提案來拯救失敗且破產的 S&L 產業時,布希總統把它譬喻成進入黃石公園的聯邦政府門票費。但是,黃石公園不幸地為聯邦政府所有,聯邦政府作為所有者,或許能主張對黃石公園使用者酌收的是規費,而不用貼上「稅」的標籤(僅管在此也可以提出政府不具與私人擁有者相同的哲學或社會地位的質疑)。但是,因為存戶使用自己存放在私人儲蓄與貸款銀行內的錢,而向存戶收取「規費」,是基於什麼基礎?這些「規費」給誰,為了什麼?

不,公眾、政客與政治觀察家一致起身做出令人心頭一暖的抗議聲浪,顯然,對於布希政府以外的所有人而言,這個針對存戶收費的提案,看起來、說起來、實行起來,都非常像一隻稅鴨。

問:什麼時候保險不保險?

答:當你試圖「擔保」已經破產的行業時。當稅不被稱為稅的時後,有時不稱為「規費」,而是「保險費」。當公眾接二連三的抗議使存戶「規費」提案幾乎沉沒時,布希政府開始後退,並轉為建議對其他尚未正式破產的銀行徵稅,這項新稅被稱為較高的「保險費」。

這產生比創造性語義更多的問題。「保險」的概念是謬誤。「擔保」部份準備金銀行,不管是商業銀行或者是儲蓄與貸款銀行的存款,都荒謬又不可能。這就像「擔保」撞上冰上後的鐵達尼號一樣。

保險的概念只適用於某種可測量且能因大量樣本而合併分擔的風險:火災、事故、疾病等。但創業公司或行業不能成為「被保險標的」,因為企業家所承擔的是不能測量或合併分擔的風險,所以無法被擔保。

更別說該產業在本質上與哲學上都將無可避免地破產:部份準備金銀行。部份準備金制度下的 S&L 銀行,是在部分準備金的商業銀行體系下,進行危險的金字塔式膨脹。S&Ls 使用商業銀行存款作為自己的儲備。部份準備金銀行哲學上的破產,是因為他們從事巨大的騙局:假裝你的存款放在銀行且能在任何時間被贖回,但事實上卻被銀行出借以賺取利息。

由於部份準備金制度是巨大的騙局,因此這些銀行完全憑藉於「公眾信心」,這就是為什麼,布希總統趕著向 S&L 存戶保證他們的錢是安全的,他們不應該擔心。

整個行業建立在把公眾騙上賊船,讓他們以為自己的錢是安全的,一切都很好;部份準備金銀行,是這個國家中唯一因為「信心」崩潰就會很快倒塌的行業。一旦公眾意識到這整個行業是一場騙局,開始蜂擁擠兌,它就會轟然倒下;簡言之,這個依靠迷惑的操作,一旦被公眾發現就會分崩離析。

而「保險」的重點不在保險,而是欺騙公眾,建立不應存在的信心。幾年前,私人存款保險因為俄亥俄州和馬里蘭州的大銀行倒閉而破產,因為公眾的信心動搖,開始提領自己(不存在)的錢。而現在,三分之一的 S&L 正式破產卻被允許繼續經營,而聯邦儲蓄貸款保險公司(FSLIC)也隨之正式破產,搖搖欲墜的銀行系統只剩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擔保」商業銀行的 FDIC 目前仍具償付能力。然而,FDIC 只比它的姊妹 FSLIC 好一點,因為每個人都感覺到 FDIC 的背後是美聯儲印鈔票的無上權力。

問:為什麼 S&Ls 的鬆管機制會失敗?這難道不是違反自由企業總是比管制好的規則?

答:S&L 行業不是自由市場行業。它幾乎是聯邦政府創造、卡特爾化與資助的產物。剛開始是 1920 年代的小型「建設貸款」,而後儲蓄機構透過早期羅斯福新政的立法程序,完全轉為政府創建與卡特爾化的 S&L 產業。該行業由聯邦房屋貸款銀行(Federal Home Loan Banks)組織,並由聯邦房屋貸款委員會(Federal Home Loan Board)管轄。聯邦房屋貸款委員會透過補貼房地產業的廉價信貸與抵押貸款,卡特爾化整個產業、灌入儲備,並膨脹全國的貨幣供應量。

FSLIC 是聯邦住房局以「保險」形式補貼該行業。此外,S&Ls 說服美聯儲進一步卡特爾化該行業,強制降低他們所需支付那些被欺騙的不幸存戶的最高利率。從 1930 年代到 1970 年代以來,一般人的儲蓄出路不脫 S&Ls 的範圍,因此,他們的儲蓄被強制引導到低利率存款,並保證 S&Ls 在以高利率出借抵押貸款時保有豐厚利潤。透過這種方式,被剝削的存戶被打入冷宮,看著他們的資產價值因為持續通貨膨脹而下降。

然而,水壩在 1970 年代末期決堤,隨著貨幣市場共同基金的出現,使得被屠宰的 S&Ls 存戶成群結隊地提領自己的錢,放到支付市場利率的基金裡。儲蓄銀行開始倒閉,被迫取消卡特爾低利率,否則,它們會在貨幣市場基金的競爭下出局。後來,為了與高收益基金競爭, S&Ls 擺脫低收益的抵押貸款,並進入波動、投機與高風險的資產。

聯邦政府義務性「鬆管」S&Ls 的資產與貸款。但當然,這是假性放鬆管制,因為 FSLIC 持續擔保 S&Ls 的負債:它們的存款。當某個行業發現自己的資產不受管制的同時,其負債還由聯邦政府提供擔保,至少在短期內是皆大歡喜的局面;但這不論如何都不是自由企業產業的例子。近十年的瘋狂投機性貸款,正式破產的 S&L 已經越積越多,至少達 1,000 億美元。

問:聯邦政府要如何籌措資金來紓困 S&Ls 與 FSLIC,還有接下來的 FDIC?

答:聯邦政府有三種方式紓困 S&Ls:增稅、借貸或印鈔票給它們。對存戶收取「規費」的風向球已經送出,這不僅是對公眾粗暴地徵稅來紓困那些剝削者,還是針對儲蓄的巨額稅項,將會進一步降低我們已經相對低迷的儲蓄率。而借貸這條路,政府面臨被大肆宣傳的格拉姆-拉德曼法案障礙,因此,政府利用不被計算在聯邦預算內的浮動特別國債,以借貸來紓困 S&Ls。這是創意會計的一個例子:如果想要平衡預算,花錢的時候不要算進預算裡!

問:那麼,為什麼美聯儲不乾脆印鈔票給 S&Ls?

答:它可以簡單地這樣做,而且美聯儲這種無上權力也被認為是這整個系統的關鍵支持。但這會產生嚴重問題。假設,最終救助計劃需要 2,000 億美元。經過一陣喧囂與危機管理後,在清算 S&Ls 的過程中美聯儲簡單地印了 2,000 億美元並移交給 S&L 存戶。印鈔票這個動作本身不會引起通貨膨脹,因為此時新增的 2,000 億美元,單純只是頂替消失的 2,000 億美元 S&L 存款。問題出在下一步。

如果公眾拿著這些現金再存進商業銀行體系中,他們很可能會這麼做,銀行會享有 2,000 億美元的儲備增加,接著立刻創造出約 2 兆美元的巨大貨幣供應膨脹。這才是問題。

問:S&L 混亂的解決方案為何?

答:如果政府有膽量,它該做的是坦承 S&L 破產,而其「保險」基金也破產,因此,由於政府沒有從納稅人手中拿到錢,所以 S&L 應該倒閉,而那些存戶則失去本來就不存在的資金。
在真正的自由市場經濟中,沒有人可以剝削其他人來獲取不遭受損失的絕對保證。

存戶必須要與 S&Ls 同時倒下。這種短暫疼痛會被這些存戶學到的有益教訓抵消:不要相信政府,也不要相信部份準備金銀行。希望部份準備金商業銀行的存戶將因為這個範例受益,並火速提領他們的錢。

所有的評論家都叨念著政府「必須」借貸或徵稅來籌集資金清償 S&L 存戶。這件事沒有什麼「必須」;我們活在一個自由意志與自由選擇的世界。

避免類似混亂的唯一方法,是廢除目前通膨性的卡特爾系統,並轉用真正穩健的貨幣。這意味著,將美元定義為指定重量的黃金,以及 100% 現金或黃金儲備的銀行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