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討伐南非|The Crusade Against South Africa


文:吳莉瑋
圖:United Nations Photo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The Crusade Against South Africa》,Rothbard 藉由抵制南非的運動說明「通往地獄的道路往往是由善良動機所鋪成」,在南非種族隔離政策的例子中,高度發展的資本主義有助於結束種族主義,而不是各種適得其反的嘩眾取寵抵制呼籲。

討伐南非|The Crusade Against South Africa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美國校園多年來被政治冷漠擊沉,似乎回到 1950 年代的價值觀,包括集中在個人職涯並對社會或政治主張缺乏興趣。

但現在,突然看來像 1960 年代後期的重播:遊行示威、標語舉牌甚至校園靜坐。這次議題是南非種族隔離政策,這些運動希望透過對學校施壓來減少學校在南非的投資,以打垮種族隔離政策。對南非的脅迫同樣也在立法層面上開展,包括推動禁運與禁止進口克魯格金幣。

沒有人比我更痛恨種族隔離制度,但絕不能忘了通往地獄的道路往往是由善良動機所鋪成。善良動機絕對不夠,而我們必須非常謹慎,試圖做好事時不要造成傷害的反效果。

這次新十字軍東征的目標是為了幫助被壓迫的南非黑人。但是美國撤資的影響為何?

南非的黑人工人需求將下降,結果將是該國受壓迫人民的失業與低薪。不僅如此,由於美國公司大概是南非給薪最高的雇主,所以黑人工資與工作條件所受的影響將特別為嚴重。簡言之,我們以善意干預而最想幫助的族群將輸得最慘。就像許多其他情況一樣,好意帶來壞影響。

其它抵制南非的立法行動也會造成同樣的結果。例如,禁止進口克魯格金幣,首先也會最嚴重傷害黃金開採業的黑人工人,還有隨後的產業供應鏈。

我想,這種展示與討伐種族隔離,替美國自由派帶來道德正義光環。但他們是否真的思索過後果?有一些美國黑人領袖開始這樣做。全國城市聯盟(National Urban League)的一位發言人承認:「我們不贊成撤資…我們相信,工人將是受到傷害的族群。」黑人政府職工全國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lacks Within Government)執行董事 Ted Adams 警告,撤資會「打擊黑人」,並會造成「把嬰兒丟出澡盆」的結局。

但其他黑人領袖採取嚴峻的觀點。芝加哥市長發言人 Harold Washington 承認「擔憂撤資將直接影響勞動者本身」,但隨後補充了奇怪的註解,「這從來不是個不採取行動的藉口」。全美黑人市長聯誼會(National Conference of Black Mayors)執行董事 Michelle Kourouma 解釋了強硬的立場:「事情不可能變得更嚴重,我們沒有什麼可失去的,我們將獲得自由。」

瑕疵就在那個含糊其詞的「我們」,這個掩護許多罪惡的集合名詞。不幸的是,Kourouma 小姐、華盛頓先生或任何美國自由主義者都不受撤資影響,損失的只有在南非的黑人。

坐擁高薪與自由的美國自由主義者輕鬆地對那些南非黑人說:「我們將讓你為自己的利益而犧牲。」令人懷疑的是,南非黑人是否會用同樣的熱情回應。不幸的是,他們在這議題上沒什麼好說;再次,他們的生活被當成政治遊戲的棋子。

在美國的我們要如何幫助南非黑人?我們沒有辦法結束種族隔離制度。但我們有件事可以做,和那些走錯路的十字軍忠告相反。

在全國葡萄抵制的日子裡,經濟學家 Angus Black 寫道,消費者幫助加州葡萄工人的方法是盡可能地購買葡萄,提高葡萄的需求以提高葡萄工人的工資與就業。

同樣的,我們所能做的是鼓勵美國投資與南非克魯格金幣進口。這樣一來,工資、就業與相對高薪的工作,將改善黑人勞動者的生活。

自由市場資本主義是種族主義的美妙解毒劑。在自由市場中,拒絕僱用富有生產力的黑人工人,將傷害自己的利潤與公司競爭力。只有在政府介入的狀態下,才有辦法將種族主義的成本社會化,並建立種族隔離制度。

南非的資本主義發展將有助於結束種族隔離,而譁眾取寵的美國自由派將適得其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