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三項對文明的再攻擊|Three More Attacks on Civilization

文:吳莉瑋
圖:brizzle born and bred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Three More Attacks on Civilization」,Jeffrey A. Tucker用政府監管使得洗滌劑、製冰機、通水管劑這些平常生活不可或缺的物品,漸漸喪失其原先應有的功能,結果當然是生活品質的低落,如果這是那些狂熱環保人士想要的,那的確做到了,因為他們不是透過說服讓其他人追隨,而是透過政治運作讓政府強制執行,逼迫每個人都過上他們想要的生活。

三項對文明的再攻擊|Three More Attacks on Civilization

作者:Jeffrey A. Tucker
譯者:吳莉瑋

感謝老天爺,我們現在有全球市場,讓那些禁品或準禁品能夠透過網路一鍵購買。我透過這種方式買到一盒Savogran含磷的Trisodium Phosphate,雖然聽起來好像是爆炸物質,但實際上它在去年以前,存在每個洗碗清潔劑裡。它由磷組成,德國在17世紀從骨灰或尿液中發現的元素。這也是洗碗精曾幾何時能夠完美洗淨、不留殘渣或斑點的原因。

還記得Calgon老廣告中,食物從盤子和玻璃杯滑落之後留下的閃亮亮?那是磷起得作用。

它在餐廳與飯店等營業場所中仍是必須品。但是,目前已有17個州明令禁止該物質存於消費品,這讓幾乎所有洗滌劑製造商將磷移出自己的產品,而這卻大幅降低產品價值。那些洗滌劑製造商看到公告消息後,這次決定要走在監管機器前面,在禁令實際生效之前就配合禁令。

多數消費者都在去年的某個時候發現他們的洗碗機開始失常,但卻對此毫無頭緒。他們叫來修理工,工人撥弄了一會就並宣布修好了一些什麼。但洗碗機沒被修好。玻璃都霧霧的,盤子從洗碗機拿出來後經常得再洗一次。許多家庭換成新機器,或者是乾脆洗兩次。

無磷洗滌劑的誕生是真正原因。正如Jonathan Last在《Weekly Standard》中解釋的,這股反磷的熱潮從華盛頓州開始,試圖要制定《潔淨水域法(Clean Water Act)》來達成讓特定河流可供游泳或垂釣的任務。

過去,在測試中發現了河流存有過多磷酸鹽,這成為問題。州政府為了遵守規定,明令禁止磷酸鹽洗滌劑。當時的時間點是2008年,但由於政治運作,這條禁令一州又一州地傳遞開來,當然,這些都再次以聯邦法律作為後盾。

顯然,這項法律的支持者很清楚結果會變得如何。它將導致洗碗機的使用次數增加,或甚至是讓人們完全拋棄洗碗機,而不管是哪種,最終都會增加更多的水資源與能源使用。換句話說,就算用愚蠢環保主義者的標準來看,這也一點都不節能,甚至適得其反。

禁令之後的研究甚至表明華盛頓州河流的磷含量減少完全是因為新的過濾系統,更進一步地,原來河流中的磷含量打從一開始就不是個問題!

當然,事實並不重要。我們生活上的便利設施,譬如乾淨的盤子還有讓盤子變乾淨的機器,都因為環保主義的錯誤迷信而犧牲。人類歷史上的一個偉大創新,因為政府被地球之母的巫醫給迷住,遭到反轉,人類因此又得在社會進步的道路上倒退一步。對於潔淨物品的迷信見鬼吧!

製冰機也面臨類似的攻擊。Jeffrey Kluger在《時代》雜誌一篇典型的文章中,聲稱拯救地球的方法之一就是

多買一些製冰盒。在破壞全球氣候的人類發明清單中,除了內燃機、工業時代的工廠以外,還多了自動製冰機。
當然,我們不會因為隨便的理由就去使用製冰機。我們使用製冰機的原因是因為傳統製冰很麻煩,因為我們得小心翼翼地拿著一盤裝了水的製冰盒走過房間,那裡灑出一點這裡又灑出一點,放進冷凍庫時還得仔細地擺好。而且要用冰塊的時候,我們得把它拿出來,手指總是會黏在製冰盒上,然後得轉動製冰盒,把冰塊弄出來後,再把沒用到的冰回去,結果那些沒用到的冰塊在冰櫃裡又通通黏在一起。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使用製冰機。

即便如此,能源部仍然恨製冰機。所以能源部警告所有的製冰機製造商,要是繼續生產現有機種就要降低其能源評級。或者,製造商可以透過降級機器本身來繼續製造製冰機,釋出製冰機使用的大部分能源。

這整個思考模型完全忘記明顯的一點:製冰機意味著你有一台在冰箱外面的製冰機,這意味著你不必打開冰箱門去拿冰塊。這無疑就節能。頻繁地開冰箱才是在浪費能源,而這也是製冰機會存在的另一個原因(節省電費)。

再次,事實並不重要。如果有什麼你喜歡的,讓生活更美好的東西,你可以打賭,某個官僚正把目標放到那上面打算摧毀它。「拯救地球」是最方便的藉口。《時代》雜誌要是別再印刷它的出版品或許更能「拯救地球」。

我們可以看到事情會往哪發展。就像人們會囤積舊款馬桶水箱和那些真的用水洗衣服的舊款洗衣機,人們也將囤積那些真的有用的冰箱。我們就像那些珍視1950年代汽車的古巴人一樣,他們持有這些東西,只是為了在政府的攻擊下維護一些文明的元素。

接著,我們來談談通水管劑。每個人都知道,最好的化學通水管劑,是鹼液或氫氧化鈉。它是會侵蝕油脂、頭髮或其它任何東西的邪惡物質。它會燒灼人類皮膚並留下可怕的疤痕。但是若是談到通水管,沒有其它能比得上它。

現在,流到我們家裡的水越來越少(拜攻擊水資源使用的監管所賜),而我們能用的水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不溫不火(拜攻擊熱水器的監管所賜),水管堵塞的情況越來越普遍,毫不奇怪,這使得鹼液成為不可或缺的日用化工品。

但前提是要你能買得到。主流五金行已經停止販售。雜貨店也是。我問了一圈,以為自己會聽到涉及傷害賠償責任的故事,但沒有:相反的,理由是毒品戰爭。原來這個東西是製造甲基苯丙胺(安非他命)的成分,因此它也爬上監管打擊清單。

幸運的是,你仍然可以透過Amazon購買,但有多少人知道這點呢?有多少人買了通水管劑然後發現一點都沒用?肯定有好幾百萬個實例。截至目前為止,就我所知,主要成分為鹼液的通水管劑,是因為奇怪的理由而從貨架上消失。

所以我們的生活變成這樣:我們必須忍受堵塞的排水溝,更可憐的是水龍頭也留不出多少會留到排水溝的水,我們在淋浴的時候得忍受讓自己站在一池細菌溫床上,而且只能洗冷水。所有人都回到19世紀!

在這三個例子中,我們可以看到運作的模型:清教徒與偏執狂和官僚合作,拆散所有市場對文明的貢獻。他們不是透過勸說的方法試圖讓我們相信他們的原始信仰。相反的,他們透過強制的力量,帶我們回到堆肥堆和乾淨河水,最終,那些有幸在政權強制性貧窮之下生存下來的人,得自己狩獵和採集帶回洞穴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