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黑豬與自由企業|Black Pigs and Free Enterprise

文:吳莉瑋
圖:Shirin Winiger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Black Pigs and Free Enterprise」,Jeffrey A. Tucker將德州黑豬肆虐與企業取得「公用地役權」相比,可悲的是,對於黑豬,透過自由企業的幫助而能與之對抗,後者卻是打著「自由企業」之名行黑豬行為之實。

黑豬與自由企業|Black Pigs and Free Enterprise

作者:Jeffrey A. Tucker
譯者:吳莉瑋

最近,我目睹了兩個草坪被破壞的社區。西德州社區的草坪因為可怕的黑豬擴散遭到破壞。沒人能肯定這些豬哪來的。有些人說牠們來自墨西哥。有些人說這些是原生種只是最近失控。沒有人會懷疑這是嚴重的問題。

這些豬每頭都有一張桌子那麼大。牠們呈群體遷徙。不只能夠瞬間毀掉草坪,牠們還是肉食動物,會將山羊、貓、狗和雞逼近角落後活吞。牠們肯定比這個地區的原生猯豬還要可怕。

你沒法用點22或來福槍等小型槍械殺死牠們。這些槍的子彈會被厚皮彈開。你需要穿透力強大的獵鹿槍。這些豬被射殺後可以煮來吃,但大多數人光想就會覺得噁心。很少會出現那麼令人害怕又痛恨的入侵者。首選方法是將牠們誘捕到大籠子裡後朝牠們開槍,用鏈鋸分屍後當成垃圾丟掉。

自由企業正在提供協助。黑豬陷阱的製造商和分銷商,兩年前以山寨產業發跡,但他們現在已經發展成德州重要的商業成員。自由企業正拯救我們的生活。市場在這個過程中隨處可見的作用是個奇蹟。需求出現,然後被滿足,遠比政府發現問題的時間點還早得多。這些製造商和分銷商是怎麼來的,對我仍是個謎。但人類歷史告訴我們利潤訊號很管用,企業家不會甘於落後。

另一方面,我自己社區的草坪也慘不忍睹,但不是因為豬。一間新網路服務商在樂勝現有競爭的預期下,正在整個城市鋪設光纖電纜。這間公司開著卡車在人們的院子裡挖洞然後埋入電纜,好像這些地方是自己的物業一樣,但這意味著破壞私人財產。這間公司從沒問過屋主的許可。

就像德州的黑豬事件,這件事讓人們走上街頭揮著拳頭,譴責這間公司的無償破壞性行動。這種事讓自由企業的名聲蒙上一層灰,人們直接指責這間公司,質疑這種財產侵犯怎麼能夠合法。

事實證明,這偏偏就合法。這間公司和市政府談成交易,拿到許多人夢寐以求的「公用地役權」,授予這間公司在一定條件下挖掘私有財產的合法權利。市政府用國家徵用權這種特權來吸收「公用地役權」,這其實就是國家凌駕所有私有財產權的好聽說法;你所擁有的是國家授予你的,國家可以隨時收回。

不管合不合法,這都類似動物行為。如果是野豬,我們可以捕殺牠們,努力對抗大自然的殘酷以捍衛我們的權利。但是,當相同形式的破壞來自國家贊助,我們面臨的是純粹人為的殘暴。

你可能會說,這種權力有其必要,因為,如果該公司試圖用購買取得權利,就會出現一些索取異常高價的持有者。這種場景就像那些經濟學家發明出來展示市場失靈的場景一樣。真實世界裡有許多解決方式,包括維持契約隱私、提供屋主某段時間內免費服務等特別條件,或甚至是採用不需要侵犯他人土地的技術。凡有意願,市場就會找到出路。

在這個節骨眼上,市政府已經授予這間網路公司龐大的企業補貼,大多數人直覺上認為這不公平又腐敗。這其實是公私部門混合的案例,就像2008年以來那些紓困案一樣。

這類議題能解釋,儘管事實上市場是我們生活福祉的來源,而人們又是如何轉而反對自由企業。人們轉而將自由企業視為腐敗來源與社會豪奪,歸咎於此。出於這個原因,公私營部門交相賊的最大代價,就是意識形態。

這股拯救我們免於黑豬造成之破壞的力量,在錯誤的法律條件下,本身也能做出像黑豬那樣的行為;當他們開始這樣做的時候,也不用對於公眾想要捕殺並吃了他們的想法感到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