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商品化我的野草,還有其它所有東西|Commodify My Grass, and Everything Else


文:吳莉瑋
圖:spdorsey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Commodify My Grass, and Everything Else」,Jeffrey A. Tucker分享了「商品化草坪照護」的經驗,確實呀,物質世界的生活目標,不就是用更輕鬆也負擔得起的方法,讓生活過得更好嗎?

商品化我的野草,還有其它所有東西|Commodify My Grass, and Everything Else

作者:Jeffrey A. Tucker
譯者:吳莉瑋

每隔一段時間,我們都能稍微窺見完全私有化的社會如何運作。當發現的時候,就像一道黑暗中的光束,我們都應該注意,並試著去瞭解它的起源,然後設法讓這道光束照亮整個世界。

這個禮拜我的院子裡也發生了一次。是的,複製英式莊園到迷你前院的美國迷信,我也參與其中,那是我們前殖民地主人的歷史遺跡,我們假裝225年前就已經拋棄了這些。但這個農奴制度仍然以自我強加的方式壓迫著我們,我們總是沒有任何目的地想要在前後院種大草坪。

所以我們盡量維護它們。我們割草。我們澆水。我們用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化肥盡量讓雜草消失。我去五金行的時候,店員要我在5-40-10、10-10-10、40-15-30和0-40-15之間保持選擇,我根本就不知道這些是什麼意思。於是我做了可以做的最好的事,我用包裝跟文案去選。

這個東西聲稱可以讓我家院子的草又綠又健康,這就是我想要的,但等等:下一個也這麼說!哦,等等,這裡還有一個也說自己適用42種雜草,我很肯定我的雜草都在表中,但我要怎麼肯定功效真的如此?有一次我拿著根小雜草進店問店員:這是什麼?店員說自己不認識。好吧,如果專家都不認識,那我要怎麼控制?

然後,還有芽前/苗後的問題。有包化肥包裝袋上頭說最好在雜草長出來之前就用它,這讓我覺得自己是懶鬼,因為我的雜草早就長出來了。不管怎樣,你要怎麼在雜草長出來之前就知道會出現雜草問題?難道我得在地下室的實驗室裡弄個土壤測試儀嗎?

碰巧在吃飯時,有個人跟我說他使用TruGreen公司的服務,當然,確實有這麼一家公司。它替你處理所有這類問題。那間公司的口號是「更綠」,但這顯然是文字遊戲。我們在此沒有在談論環保。這間公司的前身以「化學草坪」出名,但輿論逼退化學品。因此:TruGreen就跟Suger Smacks因為輿論反對糖就變成Honey Smacks一樣,跟著輿論轉變。

無論如何,這家公司給我的印象是夢想成真。它就像麥當勞或是CVS藥妝公司那樣在各地有分支的全國性公司。我去它們的網站輸入我的地址,等我回家後,門口已經丟了份完整的分析圖表。但我發現我對這份圖表理的詞也有一堆問題:

馬唐草 鵝腸菜 酢浆草
百喜草 馬蹄金 野洋蔥
雀稗草 寶蓋草 鴨舌黃舅
香附子 大戟草 野老鸛草
早熟禾 巢菜 紅火蟻

幸運的是,我的草沒生病而且長得不錯!但這間公司說我需要替我的院子「通氣」,這讓我想到在飛機的購物雜誌上看到的一個產品,那是一雙有很多巨大釘子的鞋,品名叫做「庭院通氣鞋」,設計概念是讓人穿著它們在院子裡邊走邊戳洞。我覺得通氣的想法好像很不錯,但是這種鞋的做法似乎不太可行。從那以後,我一直覺得我的院子需要通氣,但我總是摸不透該怎麼做才好。

最後,這些問題都被TruGreen解決了,而且費用比我預料的少得多。為什麼我幾年前不這麼做呢?這是一個謎。我總是有照顧好院子草坪是男人的工作這個莫名其妙的印象。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沒有辦法用我對我的領土的掌控權,搞出個鄰居都羨慕的漂亮院子,生命還有什麼價值?最後,我受夠了。我的草不過就是商品而且也應該被商品化,照護草坪的工作也該被全面商品化。

但這確實讓我開始思考。連這種人生中最愚蠢的任務,都有全國性公司提供可負擔而且可行的專門服務,還有什麼是私人市場不能做的?

我又想到了垃圾問題。雖然我家沒有垃圾惡夢,但也有著會把人逼瘋的惱人持續性問題。為什麼市政府不收我的垃圾?喔,因為我把箱子放在裝草的袋子裡,但我不能這麼做,或者是因為我把除下來的草放到官方垃圾桶裡,我也不能這麼做,或者是我禮拜一就把舊椅子搬出去但是每隔周三才會收舊椅子,或者是我在這個月的第二個禮拜二就裁下我家的樹枝,可是只有生長季節的第三個禮拜四才會收樹枝。

然後還有用水問題。這個城市(都是政府!)致力於讓我們使用越少東西越好。我們的馬桶無法運作。我們的蓮蓬頭出水量超小。我們被威脅不能替草坪澆水。我們的洗衣機還有洗碗機被迫每天只能用一加侖的水所以什麼都洗不乾淨。每次只要連續一陣子沒下雨,我們就被警告說文明可能會終結,水資源得嚴格配給(好像現在就不是嚴格配給似的)。

難道我們真的相信私人市場不能用更經濟又更友善的方法供應用水?還有電力、瓦斯、衛生跟其他東西。只要把這些都商品化,我們會看到當地企業、區域企業、全國性企業乃至全球性企業都爭相為我們服務,價格將會降到我們想要也負擔得起的水準,就像電腦硬體一樣。

至於郵務,這又是一個腦殘物。

感謝老天爺,沒有當地政府決定要把照顧草坪變成只能由準公共事業提供的公共商品。我可以向你保證:如果變成這樣,我們每個人的衣櫃裡都會有雙通氣鞋,但是庭院仍佈滿清單上的每種雜草,而且帶著列不完的疾病。

私人的草坪照護:這正是在黑暗中閃爍著前進道路的指示。商品化草坪、商品化用水還有清運垃圾、商品化一切。然後我們才能實現所有美國人的秘密夢想:成為自有財產的領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