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守財奴只會傷害自己|The Miser Hurts No One but Herself


文:吳莉瑋
圖:SnaPsi Сталкер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The Miser Hurts No One but Herself」,Jeffrey A. Tucker介紹了John T. Flynn所著的《Men of Wealth》,其中一章裡介紹了Hetty Green(1834-1916)的故事,雖然表面上她好像很吝嗇,過世的時候什麼好名都沒留下,但就我個人而言,若是這樣的人生正是自己堅持過的生活,她本人應該快樂得很。

最神妙的,莫過於,你不需要喜歡一個人的人格,也可以在自由市場裡彼此互惠合作。

守財奴只會傷害自己|The Miser Hurts No One but Herself

作者:Jeffrey A. Tucker
譯者:吳莉瑋

John T. Flynn的《Men of Wealth》最後一章,讓我腦子裡最近一直想著一個以前早該知道的人,除此之外最近19世紀後期的華爾街故事簡直嚴重短缺。但多虧了Flynn,我現在瞭解Hetty Green(1834-1916)的故事,她怪異又令人毛骨悚然的生活現在對我簡直造成無盡困擾。

她是鍍金時代最富有的女人,她死的時候留下2億美元。但她是個守財奴。事實上,如果用守財奴這個形容詞來描述她的話,其它人就沒得用了,我們得改用一些像極限守財奴或是超守財奴才行。這個女人拒絕付錢讓醫生治療她兒子腿上的傷口,最後不得不截肢。她曾經為了200美元一匹馬的報價而被激怒,尋找一切可能的可怕手段,恐嚇賣家把價格降到60美元。她坐渡輪的時候待在車裡只付貨運費而不付客運費。她住在霍博肯的一間矮房子裡。她只有兩套衣服,兩套都是破爛的黑衣。她可以為了討債旅行數百英里。她從不給小費。

她具有最邪惡的智慧。邪惡:她被稱為「華爾街女巫」。智慧:她成功的關鍵相當簡單,真的很簡單,Flynn說,每個人都想這麼作但幾乎沒有人實踐。她買一些沒有人想要的東西,然後在每個人都想要的時候賣出去。在她心中沒有什麼是永久的。她在債券崩盤時買債券,然後在債券需求高漲的時後通通賣出去。她在房地產跟鐵路也做同樣的操作。她似乎願意借錢給那些到處借不到錢的人,所以她家門口總是排了一長串借錢的隊伍。她提供強硬的條件,並收取高昂的價格。

她在投資任何一毛錢之前,她會找出該公司所有營運者的名字。她會挖出能找到的每一個污點。然後,她會對每個人進行深度訪談,要求對這些指控詳細解答。她對那些跟她借錢的人也做同樣的事。除非她覺得自己能有效掌握這個借貸者之前,她不會放貸。

正如Flynn寫道:「她不是一個建設者。她不會提高產業生產力。她的生意就是站在旁邊,並從那些需要她的錢的生產者和建設者身上收取費用。」

她瘋狂又偏執。她相信每個人都想殺她。如果附近有木條掉下來她就會覺得那是要用來謀殺自己的。她對所有意外都抱相同看法:在她的腦海裡,整個世界都在與她對抗。她恨每個人跟每件事,真的。

通常在市場經濟中,這種人不會過得很好。但她做到了,這只是因為她有商品。她從少女時期就著迷於金融,她高聲朗讀年邁家庭成員所持有的股票。她繼承了一些他們從鯨油貿易賺得的錢。她轉過身來進入龐大的金融帝國,但除了訴訟之外她什麼都不做。她熱愛法庭而且起訴很多人。她在法庭上用惡毒的報復跟殘忍的用語侮辱他們。她總是輸。

她有愛過嗎?顯然,有過短時間的愛戀。Edward H. Green是個有錢的單身漢,出於一些奇怪的原因喜歡上她。他給她寫了一封情書,並在同一天寫了一張支票給裁縫,支付一套便宜西裝。他不經意間拿錯了信,所以Hetty拿到了給裁縫的信。她因為他花這麼少錢在西裝上而感動到答應嫁給他。後來,他失去了他所有的錢。她沒有提供任何幫助,讓他餘生都過得憔悴貧困。

不過也有好事:她討厭政客。當政客跟她的鐵路公司要免費通行證時,她指示員工給那些政客一張卡片,上面寫著:

星期一:「你不可經過。」民數記20:18

星期二:「沒有人可以過。」士師記3:28

星期三:「惡人必不可過。」那鴻書1:15

星期四:「這世代不得過。」馬可福音13:30

星期五:「以永恆法令之名,不得通過。」耶利米書5:22

星期六:「沒有人可以通過。」以賽亞書24:10

星期日:「他給了船價,上了船。」約拿書1:2

她的錢後來怎麼了?依照複雜的家庭成員意願,部分地產被瓜分成一千多份。部分財產由不同的家庭成員繼承。不多不少。

關於這個守財奴,我們能說什麼?我認為我們可以說,她做了許多不錯的事,儘管她的邪惡與可怕方法。她出借以獲取利潤。她在沒人購買的時候購買,並在大家都購買的時候出售。她從事互利交換。她很難搞,但事實證明人們滿足於她所能提供的,並樂於與她合作。交換雙方都在結束後過得比之前更好。

現在有許多左派會覺得市場經濟孕育著這類人。事實並非如此。Hetty是出了的與眾不同。每個人跟她比起來都胸懷寬懷。確實,鍍金時代給人一種巨大財富使得人們亂花錢的印象。但這兩種說法都不對。

從Hetty Green的生命中,我們可以觀察到的,是各種社會機制中都會出現不好的人。資本主義本身不會創造守財奴;資本主義會把這些守財奴帶往生產性活動上。Hetty所傷害的只是她自己以及所有與她親近的人。市場經濟將她的任何人,但她和她那些親愛的。市場經濟本地化她的罪並兼容它們。她創造了巨大的社會價值而且也獲得獎勵。

其實,甚至很難去說她傷害了自己。她很高興,因為她只是在做自己,沒有人去強迫她改變這種情況。她的人格特質我們可能認為很可怕,但是她在產業中工作,並把這些特質用來成就一些好事。這歸功於市場經濟!確實,對於自由市場最大的褒獎,就是最糟糕的人也可以在其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另一件有關Flynn這本好書的注意事項:該書發表於1941年。Flynn是老式進步主義者,一位對商人階級深感懷疑的記者。他對於所謂新政的真相相當反感:由企業階級炮製的幌子。他轉而反對羅斯福。他震驚於那些自由主義同胞們不這麼做。然後,他反對美國進入二次大戰。我想,這本書寫於他的悲傷時期,一種調查政府與企業之間複雜關係的方式。他漸漸瞭解,全面擁抱自由市場是唯一能夠用來檢核政府與企業聯合權力的手段。

這只有書裡的其中一章。每一章都同樣精彩。這是一本驚人的著作,但它似乎已被遺忘,這真是個謎。感謝老天爺,現在我們可以再次看到這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