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免費工作|Work for Free


文:吳莉瑋
圖:krystian_o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Work for Free」,Jeffrey A. Tucker建議剛出社會苦無工作機會的年輕人,可以嘗試透過到非營利機構從事志願工作,一方面暫時延後學貸清償的起始日(美國特有制度),另一方面也累積未來謀求正式給薪工作時的有力推薦,或許,將志願工作當成一種求職踏板,不失為一種「不是相當缺錢」時的謀職策略,但我想,此種策略的「志願工作」內容,必須真的能夠累積「有用的人脈」加上「有用的職能」。

免費工作|Work for Free

作者:Jeffrey A. Tucker
譯者:吳莉瑋

當那些年輕人幾乎被市場拒之門外時(因為衰退、規定、「兒童」勞動法和可怕的最低工資法),我想提出一個不能說的建議:年輕人應該盡可能地免費工作。原因是要獲得良好的聲譽與推薦。你所獲得的正面推薦可能和黃金一樣值錢,而這肯定多於你可以賺到的錢。

事實證明,我在《Bourbon for Breakfast》書裡的很多文章,都預測到當前的混亂和這個解決方案。但先讓我用兩個例子的故事來說明這些觀點,第一個例子可能是最糟的工人,第二個則是具有遠見的工人。

第一個案例是我在十幾歲時的打工。我跟其他幾個同事一起顧一間服裝店。老闆走之前跟我的同事說:「請整理一下桌上的領帶。」我的同事等老闆走開後才吞吞吐吐地說:「我只領最低工資,才不要這個做。」

這句話烙在我心裡很久,我想了很長一段時間。這個工人在工作之前就要求工資,而他是被僱用來做整理領帶之類的事情。這種心態甚至比以下犯上更糟。他認為自己對於公司的貢獻不應該超過他收取的費用。如果這是真的,為什麼會有人想僱用他。

每個僱用員工的僱主,都想從員工身上獲得比支付的薪資更高的價值,否則,生意不會成長,不會進步,僱主沒有任何好處。相反的,每個員工的目標都應該是作出比工資更多的貢獻,把這當成加薪和升職的堅實基礎。

我應該不需要告訴你那位拒絕工作的同事最後也沒有待很久。

另一個例子則發生在上個禮拜。知名大學的人事部打了通電話給我。來電者詢問去年替Mises.org網站工作的一位年輕人的工作表現,我告訴他這個年輕人有多了不起,他在危急時刻隨即採取行動,連續三天工作19個小時,快速地學習新的軟體,如何保持冷靜,如何在80個不同的第三方插件和資料庫中找到解決方法,如何從中找出不可避免的問題,如何勇於承擔結果的責任等等等。

我沒有告訴訪談者的是這位年輕人所作的一切未要求付款。這個事實有影響我對於他工作表現的觀點嗎?我不能完全肯定,但訪談者可能感受到我對這個人替Mises Institute所做的事情相當尊敬。他告訴我說,本來他寫了15個問題要問我,但這些都在我的獨白過程中得到回答了,他很高興能夠聽到這些細節。

這位年輕人得到這份工作。他做了一件非常明智的舉動,贏得一位終生擁護者。

經濟環境越是困難,僱主就越需要深入了解他們可能僱用的員工。求職者的申請書總是一窩蜂湧上,每一份看來都很令人印象深刻,但這都是紙上作業。在現在的環境中,重要的是這個人可以替公司做什麼,履歷雖然可供參考但不是決定性關鍵。如果是前僱主或者是前主管的大力稱讚呢?這就很具價值。

可悲的是,很多找不到工作的年輕人,並沒有能夠證明能力的工作經驗。他們一直被瘋狂地誤導,認為學校裡成績優異的人就會前程似錦。有無數航太工程師、數學家甚至是律師都是如此,更別說那些社會學家、歷史學家還有拿著通信與行銷學位的人。

雪上加霜的是學貸負擔。現在畢業的孩子身上就揹了六位數字的債務,只要一接受就業就要開始還款。但除了Walmart和星巴克以外他們找不到工作,所以他們選擇留在學校繼續攻讀下個學位,一邊希望就業市場之後會好轉。這是個可怕的陷阱。

他們將生活建構在一畢業就有高薪工作等著自己的假設上。但是,沒有這種事。他們只能找到連付房租跟學貸利息都不夠的低薪工作。

這種假設相當糟糕。極度緊縮的勞動力市場,扼殺了他們的夢想,他們沒有工作經驗也沒有任何工作推薦。在這種情況下,解決之道就是要取得最高價值的東西,這意味著志願服務。因為還沒有正式工作,國家不能追著你跑要你開始支付學貸,而你還能夠獲得不久之後的未來恩人。

要去哪裡做志工?教會或教育團體等非營利性組織是不錯的選擇。但當地苗圃、草坪服務、郵件或印刷中心,甚至是律師事務所都是不錯的選擇。你可以提出非正式的申請,但要清楚表明你不需要薪水。如果出現法律問題就試著去解決。如果你被接受了(這可不一定),堅持下去。讓自己變得超級有用、超可靠。盡可能去認識人,越多越好。說明你工作是為了你所重視的工作經驗。持續做個半年到一年。如此一來,你會累積一些可以跟未來的僱主說的有趣精彩事蹟。

你認識的那些人,其中之一會接到電話,會被問到對於你工作表現的看法。這就是你的人生開始變得更好的時刻。半年到一年的志工值得這一刻嗎?當然值得。

另一方面,你當然也可以因為錢不夠多而拒絕整理領帶。那種人永遠不會被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