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摘】私有防禦 - 2. 實證證據

作者:Hans-Hermann Hoppe
譯者:吳莉瑋
摘自:私有防禦

2. 實證證據


我先暫停抽象的理論論據,簡單檢視一下與手上問題相關的經驗證據。正如一開始所指出的,集體安全迷思普遍被認為是必然結果。我對此類調查並不熟悉,但我冒昧地預測有超過90%左右的成人人口毫無疑問地接受霍布斯迷思。但是,相信並不會讓事情變成真的,相反的,如果某個人所相信的是假的,那麼,那個人的行為就會導致失敗。霍布斯迷思的有關證據是什麼?這些證據是否能支持霍布斯與其追隨者的論點,又或者是反而證實無政府主義反對者的擔憂與爭論?

美國正是以霍布斯所謂國家保護者之姿而成立。讓我引述傑弗遜的《獨立宣言》:
我們認為這些真理不證自明:人皆生而平等;他們被造物主賦予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政府立於人民,並經受統治者之同意而取得應有之權力。

我們在此找到證據:美國政府的設立是為了履行保護生命與財產的單一任務。因此,美國應該可以當作完美榜樣,判斷霍布斯所謂國家身為保護者的主張是否有效。經過兩個多世紀的國家保護主義,我們現今所受的保護與和平合作的狀態為何?美國人的國家保護主義實驗成功了嗎?

根據我們國家統治者還有知識分子保鑣(數目有越來越多)的豪言,我們現在獲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安全的保護。我們理應受到保護,免於全球暖化與冷化,免於動植物滅絕,免於夫妻間、親子間與僱傭關係間的濫權,免於貧困、疾病、災害、無知、偏見、種族主義、性別歧視、恐同主義以及其他無數的公眾敵人和危險。然而,實際上,這些問題都和理論所說的大不相同。為了向我們提供這些保護,國家管理者每年侵占40%以上的私人生產者收入。政府債務與負債的增加不曾中斷,從而增加未來徵用的需求。由於政府用紙幣替代黃金,金融的不安全性大幅增加,透過貨幣貶值,我們不斷地被打劫。私人生活、財產、貿易與合約的每個細節,都受到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複雜的(立法)法律管制,從而創造出永久性的法律不確定性與道德風險。具體而言,我們的私有財產權逐步受到剝離。作為賣家,我們無法販賣給想販賣的對象,作為買家,我們無法向想購買的對象購買。作為協會成員,我們不被允許締結任何我們相信互惠互利的限制性契約。作為美國人,我們必須接受我們不希望他們成為鄰居的移民。作為教師,我們不能擺脫糟糕或行為病態的學生。作為僱主,我們困窘於不稱職或破壞性員工。作為業主,我們被迫配合糟糕的租戶。作為銀行家與保險公司經營者,我們不能避免壞的風險。作為餐廳或酒吧老闆,我們必須適應不受歡迎的客戶。作為私營協會的成員,我們被迫接受違反協會規則與限制的個人與行為。總之,國家越是擴大社會安全與公共安全支出,就有越多的私有產權被侵蝕,越多的物業被徵用、沒收、銷毀或折舊,我們所欲保護的基礎就越被剝奪:經濟獨立、財務實力和個人財富。[4]幾乎每位總統與每個國會成員的執政道路上,都遍佈成千上萬名受害個人的經濟廢墟、財務破產、貧困、絕望、困苦與挫折。

當我們考慮外交事務時,畫面顯得更灰暗。歷史上,美國大陸領土從未遭遇任何外國軍隊襲擊。(珍珠港事件是美國挑釁的結果。)然而,美國卻有一個向大部分本國人口宣戰的政府,肆意殺害數百名本國公民。此外,儘管美國公民和外國人之間的關係並未出現不尋常爭議,但美國政府幾乎從一開始就不懈地奉行擴張主義。從美西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持續到現在,美國政府糾纏在數以百計的外國衝突中,而在世界的帝國主義強國排名佔主導地位。因此,從本世紀開始(譯註:20世紀),幾乎每位總統對世界各地無數無辜被謀殺與挨餓的外國人都有責任。簡言之,正當我們變得更無助、更貧困、更受威脅又更不安全時,美國政府變得比以往更加厚顏無恥又更具侵略性。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的名義替我們防禦,配備龐大的侵略性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霸凌美國領土以外的那些或大或小的新「希特勒」或是疑似同情希特勒者。[5]

因此,實證證據似乎很清楚。國家保護的信念似乎是個拿到專利的錯誤,而美國所嘗試的國家保護主義則是徹底失敗的實驗。美國政府並未保護我們。相反的,對於我們的生命、財產與繁榮,沒有什麼比美國政府還有美國總統還更大的危險,美國政府是世界上最具威脅性的武裝危險,能夠摧毀所有反對者並毀滅整個地球。



4 參見Hans-Hermann Hoppe,「Where The Right Goes Wrong」,《Rothbard-Rockwell Report》8, no. 4,1997年。

5 見John Denson主編,《The Costs of War》,New Brunswick, N.J.: Transaction Publishers,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