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摘】私有防禦 - 3. 如何看待國家主義者的反應

作者:Hans-Hermann Hoppe
譯者:吳莉瑋
摘自:私有防禦

3. 如何看待國家主義者的反應


國家主義者的反應,很像社會主義者面對蘇聯與其衛星國的慘淡經濟表現。他們不一定會否認令人失望的事實,但他們試圖爭辯這些事實與「真實」、「理想」或「正港」國家主義之間有著系統性差異(變種),跟社會主義一樣。時至今日,社會主義者聲稱「真正的社會主義」不被經驗證據駁倒,如果加以實施的不是史達林版本的社會主義,而是托洛斯基、布哈林或是他們自己版本的社會主義,一切都會變好並帶來空前繁榮。同樣的,國家主義者解釋這些看似矛盾的證據都是意外事件。如果是其它總統上台,或是《憲法》被那樣或這樣修正,歷史就會不一樣,事情會變好、無比安全,並將帶來和平。確實,如果所採用的政策是那些國家主義者自己的政策,這些或許在未來可能會發生。

我們從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那裡學到如何回應社會主義者的逃避(免疫)策略。[6]只要社會主義本質上的特徵沒有變,也就是捨棄生產要素的私有財產制,沒有任何改革會有所幫助。社會主義經濟的想法是語詞矛盾,而社會主義代表更高效之社會生產方式這種主張則很荒謬。以分工為基礎的交換經濟框架中,為了有效率又不浪費地達到自己的目的,貨幣計算(成本會計)是必要的。在原始自給自足的家庭經濟之外,貨幣計算是合理與高效行為的唯一工具。唯有以共同交換媒介(貨幣)計算比較投入與產出,個人才能夠確定自己的行為成功與否。而社會主義則與此產生鮮明對比,社會主義意味著沒有經濟、不存在經濟化,因為在社會主義的定義下,貨幣計算和成本會計都不可能存在。如果生產要素沒有私有化,就不存在任何生產要素的價格,因此,不可能確定是否經濟地使用它們。因此,社會主義並非更高階的生產模式,而是混亂經濟與原始主義回歸。

羅斯巴德(Murray N. Rothbard)則解釋了如何應對國家主義者的迴避策略。[7]雖然羅斯巴德的理論同樣簡單、明確,甚至具有更重大的影響,但直到今日仍未廣為人知。他解釋道,只要國家主義本質上的特徵沒有變,任何改革都無濟於事,不管是人員更換或是修改《憲法》。鑑於政府的原則,也就是司法壟斷與徵稅權力,任何限制政府權力與保障個人生命財產的概念都是假象。司法壟斷,意味著正義與保護的價格必定上升,而品質則必定下降。而稅金資助的保護機構本身就是一種矛盾,這將導致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的稅賦與更少的保護。即使政府活動被限制在專門保護現有財產權上(國家保護主義的應有內容),進一步的問題是該提供多少保護。政府(和其他人一樣)受到自利與勞動負作用的激勵,但卻獨有徵稅權力,使得政府對上述問題的答案幾乎相同:最大化保護的支出,可以想像幾乎整個國家的財富都能以保護之名被消耗,同時,減少保護的生產。此外,司法壟斷必然導致正義與保護的品質惡化。如果人民只能向政府上訴並要求正義與保護,正義與保護將被扭曲以利於政府、《憲法》與最高法院。畢竟,《憲法》與最高法院是國家的《憲法》與法院,不管政府活動因機構成立當下的考量而受到多少限制。因此,政府為了取得優勢,財產權與保護的定義將不斷被改變,而司法管轄權的範圍則會不斷擴大。

因此,羅斯巴德指出,為了達到繁榮,社會主義需要的不是改革而是廢除,同樣的,為了實現正義與保護,國家機構需要的不是改革而是廢除。「自由社會中的防禦(包括提供人身與財產防禦服務的警察保護與司法調查),」羅斯巴德總結道,「必須由個人或企業提供,並且(a)透過自願而非強制手段獲得收入,及(b)不像國家那樣強制性壟斷警察或司法保護…這些防禦企業必須自由競爭、非強制性且非侵略性,就像其它自由市場中提供商品與服務的供應商一樣。防禦服務,就像其它所有的服務,可以市場化,也只能市場化。」[8]也就是說,每個私有財產所有者都能獲得分工的好處,透過與其他的財產所有者合作,能夠替自己的財產尋求更好的保護。任何人都能夠向其他人購買、出售或以其他方式締結有關保護與司法服務的合約,而任何一方都可以隨時單方面終止與他人合作的合約,回到自我防禦或是改變保護的條件。



6 Ludwig von Mises,《Socialism》,Indianapolis: Liberty Classics,1981年;Hans-Hermann Hoppe,《A Theory of Socialism and Capitalism》,Boston: Kluwer,1989年,第6章。

7 Murray N. Rothbard,《The Ethics of Liberty》,New York: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1998年,第22、23章。

8 Murray N. Rothbard,《Power and Market》,Kansas City: Sheed Andrews and McMeel,1977年,頁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