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文】四千年歷史的價格管制


組織犯罪|1. 四千年歷史的價格管制

作者:Thomas J. DiLorenzo
譯者:吳莉瑋
圖片:Victoria Nevland via photopin cc

供給與需求的作用被允許在能源產業中運作,這使得石油價格時高時低。但只要石油價格漲到某個高點,石化產業就不可避免地會收到來自國會的價格控制威脅,這種威脅被委婉地稱作「反價格詐欺法」或者是其他的同義詞。

這種價格控制的手段已經行之百年,不管政客們用哪種標籤改稱。透過人為地刺激需求,同時除去部分原可獲利的供給,價格控制必然造成短缺。而短缺使得政府進一步採取的配給措施,則是雪上加霜。

然而,價格控制並非只是學術理論,並非只存在經濟學課本上。因為價格控制而接二連三導致的慘劇,已有四千年的歷史。這些歷史在《 Forty Centuries of Wage and Price Controls 》書中被清楚紀錄,該書由 Robert Schuettinger 與 Eamon Butler 首度於 1979 年發表。

Robert Schuettinger 與 Eamon Butler 引述《 The Economic Life of the Ancient World 》作者 Jean-Philippe Levy 的話作為開場,點出埃及在西元 3 世紀時,「國家對於糧食的生產與分配控管無所不入」。「所有的價格都被固定限制,甚至成立督察團,其控制手段進入可怕的境界。」埃及農民對於價格督察的介入感到憤怒,許多人乾脆離開農地。到了該世紀末,「埃及經濟連同其政治穩定性一同潰堤」。

四千年前,巴比倫的漢摩拉比法典簡直就是價格管制的迷宮。國家規定「如果雇用農工,地主每年要分給農工 8 古爾( gur )的穀物」、「如果雇用牧民,每年要給 6 古爾( gur )的穀物」、「如果租用 60 噸級的船,一天要給六分之一的銀元」。諸如此類的規定不勝枚舉。這種法律「扼殺了帝國好幾世紀的經濟發展」,正如歷史所揭示的那樣。這些法律被廢除後,「人民的生活獲得顯著的改善」。

古希臘同樣也對穀物實施價格管制,「成立穀物督察團以便讓雅典政府設定出所謂合理的價格」。希臘的價格管制不可避免地導致短缺,但古代企業家透過黑市來規避這種不合理的法律,讓成千上萬的人免於飢荒。儘管「違反價格監管將被處以死刑」,但是這種法律「幾乎無法真正施行」。因為希臘政府實施價格管制而產生的短缺,讓黑市取得造福公眾的機會。

到了西元 284 年,羅馬皇帝戴克里先將過多貨幣流入市場,先是造成通貨膨脹,接著又「頒布牛肉、穀物、雞蛋、衣物以及其他商品的最高賣價,並規定違反最高限價的人將被處以死刑」。其結果正如 Schuettinger 與 Butler 所解釋的,套用一句古歷史學家的話,「人們不再把商品拿到市場上兜售,因為這些商品無法在市場上賣出合理價格,這使得糧食短缺攀升迅速,最後造成許多死亡,法律也被擱置一旁」。

到了更近代,因為賓州與其他殖民地政府進行糧食價格管制的關係,華盛頓的革命軍幾乎快要餓死。賓州甚至特別規定「軍需品」的價格控管,這造成軍隊需要的幾乎所有商品都面臨嚴重短缺。大陸會議於 1778 年 6 月 4 號明智地通過反價格管制法:

從過往經驗,對於商品的價格管制,不僅無法達到管制初衷,還會產生諸多嚴重的惡果,建議州政府廢除或暫停所有限制或規管商品價格的法律。


Scheuttinger 與 Butler 寫道:「 1778 年秋,革命軍獲得充分的物資,其所帶來的政治革命為直接成果。」

法國政客在法國大革命之後也犯了同樣的錯誤,在 1793 年頒布「最高價法」,首先限制穀物價格,接著也對其他一長列的商品清單進行限制。可以預見,「在一些〔法國〕城市,人們遭受嚴重饑荒,因為營養不良而崩倒在路上」。各省代表團致函巴黎政府,寫道,限價法律頒布之前「市場供給充分,但是當小麥與黑麥的價格被限制之後,市場上再也看不到這些穀物。只有其他不受價格限制的商品才會被帶到市場上交易」。法國政府在餓死了數千人之後,被迫取消這項災難性的價格控制法律。當 Robespierre 走在前往處決場的巴黎路上時,民眾在兩旁吼著「活該那可惡的最高價!」。

二戰快要結束之際,美國的中央規劃者對於經濟政策的態度,顯然抱持著像納粹那樣的極權主義。戰後,占領德國的美國規劃者其實更喜歡包括價格管制的納粹式經濟控制,因此,戰後這些措施仍被保留施行。惡名昭彰的納粹戈林( Hermann Goering )甚至向美國戰地記者 Henry Taylor 談論這種〔經濟管制〕政策有多愚蠢!在 Schuettinger 和 Butler 的轉述中,戈林說道:

你們這些美國佬,正在經濟領域上做那些我們早就發現會釀成大禍的事。你們試著控制人們的工資、定價人們的勞動。如果非要這麼做,那就得控制人們的生活。沒有任何國家可以做到這樣。我試過,可是失敗了。我的國家也沒有辦法照我的方式去做。我試過推行,但也同樣失敗。你們的規劃能力沒有比我們好多少。我認為你們的經濟學家應該好好讀一下我們這裡發生過什麼事。


德國的價格管制最後在 1948 年的一個星期天,由經濟部長 Ludwig Erhard 宣告結束,當時美國駐德官員不在辦公室裡所以無法阻止他。結束價格管制催生了「德國經濟奇蹟」,當然,這根本不是什麼奇蹟,只不過是回歸常道,允許市場機制、不讓官員去設定價格。

價格管制造成美國 1970 年代以及加州 1990 年代的能源危機。在這超過四千年的歷史中,各式各樣的獨裁者、國王、暴君與政客,都將價格管制視為對人民的終極「輕而易舉」承諾。但四千多年來,結果都一樣:短缺、產品品質下降、黑道營運的黑市蔓延、賄賂、破壞國家生產力、經濟混亂、大量價格管制官僚機構與警察國家,還有握在價格管制者手中的危險集權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