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文】農企搶匪



組織犯罪|12. 農企搶匪

作者:Thomas J. DiLorenzo
譯者:吳莉瑋
圖片:Profound Whatever via photopin cc

柯林頓總統在 1996 年簽署了「農業自由」法案,該法案宗旨是要終結大部分的政府農業補助。當時農業補助的主要形式為價格支持-由國家強制實施、高於自由市場水平之最低價格。

取消價格支持無疑能夠讓農業市場更具效率,但政府出面主動取消讓那些具權勢之農企獲益的補助計畫,不僅罕見,還有點古怪。真實情況是,這些補助只不過是換過一種形式,並未真正終結。

公共選擇經濟學的一個原則是,政客總是竭盡所能地掩飾其對普遍不太受到讚揚之團體的補貼,譬如富有農企。透過保護主義或者價格支持等方案來補貼,取代直接寫支票給那些農企,總是比較受到政客青睞,因為後者很容易就會被納稅大眾發現事有蹊翹。然而,價格管制在農產市場所造成的扭曲相當嚴重,顯然連政府也意識到該是時候擺脫這種扭曲。政府的所謂「過渡支付」,據稱是要用來暫時協助可憐富農失去政府高於市價之收購所承受的陣痛。

這只是政府透過「誘餌與轉換」手法來唬弄大眾的案例之一。過渡支付不會是真的過渡,可能打從設計之初就不打算要是過渡。農場說客的勢力從未消失,這些說客立即投入遊說,增加其他的永久性補助項目,而且他們成功了。每年都有「補充開支法案」,美國納稅人每年得扛上數百億美元的擔子來消化這些農企福利的增加。

國會把這些計畫灌上「過渡性」的招牌,藉此來向農企榨取穩定的競選獻金,農企透過遊說手段年復一年地投入百萬美元現金,只是為了換取這些過渡性法案的延展。

《 USA Today 》 2005 年 2 月 1 號的一篇文章,解釋了德州棉花農企的這種打劫機制。該文關注當年棉收 4,000 標準包的 Eugene Bednarz 。 2005 年的預估棉收超過 7,500 萬標準包,創 50 年來的新高。

這也代表著企農偷取納稅人所得的歷史,可能超過了半世紀。新系統的運作方法如下,如果棉花市場價格低於政府定的支持價格,政府就會用納稅人的錢,支付棉花企農市場價格與法定價格之間的價差。

當時,棉花市場價格為每磅 35 美分,法定價格為每磅 52 美分。每一標準包大概是 500 磅,因此, Bednarz 先生獲得每磅 17 美分的補助,政府發給他一張 340,000 美金的支票,但是沒有任何納稅人或者消費者因為這種補助而獲益。德州的棉農透過這種機制,當年獲益 637,500,000 美元。

棉花、小麥、玉米、黃豆,以及稻農都透過類似方式打劫,而其它作物的農企,打劫納稅人的方式稍有不同。以製糖原料農企為例,他們透過政府操作的壓低供應,將國內糖價推高到世界均價的三到四倍。其他需用到糖的商品也因此變得昂貴。

幾乎所有政府的所為都在抬高價格,從而增加生活成本。然而,多數的美國人仍然相信童話,相信自由市場導致價格上漲,相信透過全能政府與其無所不知的監管可以「拯救」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