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文】想玩就乖乖付錢:有什麼好大驚小怪?


組織犯罪|9. 想玩就乖乖付錢:有什麼好大驚小怪?

作者:Thomas J. DiLorenzo
譯者:吳莉瑋
圖片:kevin dooley via photopin cc

華盛頓體制派跟全國性媒體,在 2009 年對伊利諾伊州州長 Rod Blagojevich 販賣政治人情一事紛紛佯裝憤怒。 Barack Obama 當選總統後空下來的參議員席次,該州州長被授權指派繼任者, Rod Blagojevich 顯然藉此「兜售」這個位置。聯邦檢察官 Patrick Fitzgerald 聲稱如果林肯知道芝加哥政治人物從事這種羞恥行為恐怕會從墓裡跳出來,這種說法簡直是這場事件的最大笑料。

事實上,林肯可能會對檢察官這種愚蠢說法大翻白眼。普利策獎得主的林肯傳記作者 David Donald 曾經提出,林肯在總統競選期間是伊利諾伊州的政治後台高手。當時年輕的林肯說自己的目標是要成為「伊利諾伊州的 DeWitt Clinton 」, DeWitt Clinton 被認為是發明且完善「腐敗政黨分肥制」的前紐約州長。

林肯成為總統後的第一件事,是讓國會在 1861 年 6 月召開特別議期來討論《太平洋鐵路法案》,該法案將醞釀出當時美國史上最龐大的政治貪腐醜聞(動產信用公司醜聞 Credit Mobilier scandal )。林肯個人也因為總統身分的關係獲益於該法案,因為該法案讓總統決定政府對於橫貫鐵路的東部補助起點,他選擇首先補助自己在 1857 年大量購置地產的愛荷華州 Council Bluffs 地區。林肯的許多共和黨同志,從 Thaddeus Stevens 到 Justin Morrill 與 Oakes Ames,甚至包含 Sherman 將軍,都因為《太平洋鐵路法案》而累積了財富。

兜售政治人情可以說是華盛頓政治圈(還有美國的所有其他政治圈)的寫造-包括政府官職的指派。只有近幾十年來國會議員 Ron Paul 例外,幾乎所有華盛頓政客都把大部分的時間花在兜售政治人情。立法與監管,被用來「交換」政治獻金、回扣、親友的高薪工作、私有公司職位的就業保證與金錢等回報。這就是政治人物的工作,也是政治的本質。 Blagojevich 州長不過就是在作政治人物典型的白賊日常工作。

政府相當善於推銷政治人情,甚至被寫入學術專著,成為一門政治勒索科學。 Fred S. McChesney 的《 Money for Nothing: Politicians, Rent Extraction, and Political Extortion 》就是例子。政府對於企業與利益團體之「政治獻金」的政治性回報,已有許多人著墨, McChesney 特別關注更為險惡的現象:政客以實施監管或新稅等名目,作為提高企業與產業成本之手段,威脅企業和產業界「捐助」自己的政治活動。 McChesney 將這種行為稱為「政治敲詐或勒索的一種形式」。

舉例來說,政治敲詐或勒索會以實施價格控管,或收回現有執照、法人資格與建照等手段做為威脅。也可以透過將提高企業營運成本的特別稅項或者是耗資龐大的監管法規來威脅企業。這類威脅的目的是要讓受威脅企業乖乖掏出腰包來「捐助」政治活動。政客甚至有特殊術語來形容這類政治敲詐與勒索。他們把這類法案稱為「擠奶法案」,因為他們從那些被政客稱為「現今奶牛」的企業身上,「擠出」政治獻金。

另外還有用來「榨乾」受威脅企業的「榨汁機法案」、用來向受威脅企業之說客「擋鋃」的「擋鋃法案」。 McChesney 舉出的例子是:

• 提議產品責任法,目的是向辯論兩方陣營擋鋃。
• 提議立法限制期貨交易,目的是向期貨交易者擋鋃。
• 提議藥價管制,製藥產業被擠出上百萬美元。
• 提議有線電視價格管制,得到同樣的效果。
• 提議全面禁菸或者是針對菸草商品施加更重的稅,總是可以藉此跟菸草公司擋鋃上百萬。
• 提議增加酒精飲品的消費稅,貨真價實是榨汁機法案。
• 提議課徵「富人稅」來「讓富人付該付的那一份」,擋鋃立法的經典案例。

在每個案例中,一旦這些受威脅的產業、公司或團體被擋出「足夠」數量的鋃時,原先來勢洶洶的立法就突然被擱置。換句話說,這就像黑社會在地盤上收取「保護金」沒兩樣。最後被判處 14 年徒刑的 Blagojevich 州長,其實只是被 2009 年遷往白宮那批芝加哥政治機器給利用的代罪羔羊。他們搞垮一個跟自己搞政治之方法相同的 Blagojevich ,顯然是為了欺騙大眾,企圖讓大眾相信其實芝加哥政客不是大多數人認為的一群小偷和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