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摘】年輕人的經濟課 - 15.社會主義的失敗-理論


作者:Robert P. Murphy
譯者:吳莉瑋(電子書下載
圖片:Délirante bestiole [la poésie des goupils] via photopin cc

年輕人的經濟課 - 15.社會主義的失敗-理論

在這一課中,你將學習:

  • 社會主義與命令經濟的定義。
  • 社會主義的激勵問題。
  • 社會主義的計算問題。

純粹社會主義的願景

在本書的第二部分中,我們解釋了純粹市場經濟的基本結構和運作。在這一課中,我們將解釋純粹命令經濟的概念,也稱命令與控制經濟。請記住,在純粹的市場經濟中,資源的所有權分散於各個公民之間,而經濟成果則取決於資源所有者所採取之行為的結合。相反的,在純粹的命令經濟中,政府擁有所有資源,並作出以其生產何物的所有決定。不同的社會主義理論家提出政府官員作成這些決策的不同方法,也許會將工人慾望與消費者偏好納入考慮。但在純粹命令經濟裡,最終是由政府指派工作給工人並下單給工廠與農民。

僅管授與政府官員這種權力[1] 可能會嚇壞許多讀者,但命令經濟的歷來主張,都認為它可能可以避免以私有財產為基礎之系統看似不公平的結果。確實,術語本身已被加載情緒:市場經濟被稱為資本主義,而命令經濟被稱為社會主義。這種標籤意味著,市場經濟的存在是為了服務少數資本家(即大宗產權持有人)的利益,而命令經濟則據稱能組織出服務全社會利益的生產結構。正如政治革命掃除有利於少數精英的君主與貴族權力結構,社會主義者所進行的是經濟上的民主改革,讓重要的經濟決策落到人民手上(以政府官員為代表),而非那些擁有多數(私人)財產的少數富人手上。

儘管許多社會主義改革者懷抱善意,他們的提議中仍存有嚴重的缺陷。在本課中,我們將解釋社會放棄私有財產制度,並試圖以設會主義取而代之,所產生的主要理論問題。換句話說,我們將運用經濟學知識,簡單地透過想像社會主義概念,點出實現這種概念可能出現的一些重大問題。

在下一課中,我們將簡要地檢視歷史紀錄,看看試圖推行社會主義改革的國家,實際上發生了什麼事。正如我們將看到的,其結果落於不良到可怕之間,且有助於驗證我們以下作出的理論論據。

社會主義的激勵問題

社會主義的最明顯的問題,是它改變生產者與消費者所面臨的激勵動機,而這可能削弱任何社會的經濟表現。如果政府真的試圖實現馬克斯主義「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口號,可能大多數人最終都不會像在資本主義框架下一樣地努力工作。

純粹社會主義制度的重要原則之一是分離生產與消費,這意味著工人會先使用資源生產一堆輸出,然後政府再將這些商品(如住宅),依照被認為是公平的標準(如家庭規模),分發給不同的收受人。許多觀察家會說,人在替幫助整體社會而工作時,不若能保留勞動成果時的勤奮,這是人的本性。如果這些批評正確,那麼社會主義制度或許能比資本主義制度更「公平地」依照改革者的標準而分配商品,但能被分配的商品則少得多。

誰去撿垃圾?

如何哄騙工人長時間勞動的問題,與不討喜職業的問題相關。簡單地說,在社會主義制度下,誰去撿垃圾,又是誰去打掃公廁?在市場經濟中,能夠調整特定職業的工資,以吸引更多工人。確實,8歲的小孩不會宣布說「我長大後想變成看門的」,但某些人之所以從事看門工作,是因為其工資多於其它需要類似教育背景與工作經驗的工作。

在純粹社會主義下,至少在馬克斯的著名口號中,人們所消費的應該與其所生產的無關。這讓社會主義政府少了一個找到「自願者」以執行不討喜工作的顯著方法。當然,社會主義理論家們提出其他類型的補償計劃,例如獎勵礦場工作的同志們更多的年假或更長的午休時間。

這可能有所幫助,但它仍會導致稀有勞動力的荒謬使用。例如,市場經濟可能引導某個城市內的100名男性,自願設好鬧鐘一早起床後連續收8小時的垃圾,因為他們拿到足夠的錢,可以過上好生活。從本質上講,市場經濟的其他成員與其達成交易,例如:「如果你每周都會處理我的垃圾,我就生產醫療服務/替你準備牛排晚餐/教你的孩子代數等。」

重複,如果社會主義領袖真的想拋棄資本主義與私有財產的方法,就不存在這種類型的自願交易。如果個人消費量並非基於個人對於整體輸出的貢獻,換句話說,如果工人被獎勵的方法不同於資本主義下的情況,那麼,社會主義領袖得修補職務的其它特徵,才能替每種職位找到足夠的自願者。例如,社會主義制度不是讓100個人來撿垃圾,並賺到足夠的錢來買一輛好車,而可能需要200個人致力於撿垃圾,每天只工作4小時,然後開著和其他工人一模一樣的車。雖然透過削減工時可以解決撿垃圾的問題,但與資本主義制度相比,社會主義領袖現在少了100個可擔任其他職位的工人。這只是廣泛問題的一個具體示例,在社會主義下,很有可能大多數工人不再勤奮工作,相比於生活水平與工作績效緊密相關的資本主義系統。

當然,解決卸責與不良工作表現的「方案」之一,是政府強迫人民完成特定任務。正如社會主義領袖有權決定哪塊地該種什麼作物,原則上,他們也可以告訴每「單位」的勞動,該在整體經濟的生產計畫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從歷史上看,一些比較天真的改革者認為,社會主義政府可以保留工人選擇職業的權利,但是,其他思想家則坦白承認社會主義社會中的工人職責。

然而,即使我們允許使用處罰,社會主義政府仍然因眾多工人間缺乏合作,而面臨整體輸出下降的問題。在市場經濟下,龐大經濟回報的誘惑讓那些最好的人才冒出頭,展示自己的才華和野心。即使社會主義統治者願意使用嚴厲處罰,也很難看著一群混雜著比爾.蓋茲的20歲的小夥子中,辨識出比爾.蓋茲的潛在產出。就算他們可以威脅年輕的蓋茨,如果每小時沒有處理足夠的統計報告就會遭鞭打或監禁,他們也不會想到要說:「你最好想出一些顛覆世界的電腦概念,否則我們就殺了你的家人。」因為,直到他挺身而出並在市場經濟上嶄露頭角之前,沒有人知道年輕比爾.蓋茲是個天才(還有愛迪生、亨利.福特等等)。

分配「資本」到新「企業」

談到社會主義下工人與卸責的時候,每個人都可以一眼看出潛在的激勵問題。而同樣重要的但不太明顯的激勵問題,則涉及社會主義制度下,如何分配「資本」給新「企業」。我們將術語打上引號,因為嚴格來說,純粹社會主義制度下,沒有所謂資本,也沒有獨立的公司。在社會主義制度下,只有大量收集自然資源、資本品以及各種技能的工人,而政府規劃者必須以此為出發點,制定複雜的整體經濟藍圖。

即便如此,社會主義的規劃者也將面臨挑戰,在資本主義制度下,這種挑戰透過金融市場獲得解決。例如,在市場經濟中,受僱某石油公司的科學家可能會說服他們的經理,值得花上20億美元來發展位於墨西哥灣上的鑽油平台(及避免BP漏油事件重演的額外安全性措施)。他們的經理會再向上級報告,直到最後獲得股東或隱或顯的批准。如果公司沒有足夠的閒錢,就不得不發行更多債券或股票以資助該計畫。然而,不管該計畫透過內部或外部資助,最終私人資本家都得把自己的儲蓄資金攤在風險下,並希望這個計畫能替石油市場帶來足夠的原油,以攤平龐大的支出。

請注意,這種鑽油平台的潛在風險與回報,在社會主義下仍然存在,它們並非純粹市場經濟的產物。社會主義的規劃者並非無所不知,他們也得依賴科學家和其他專家,來評估這個提案將替未來的經濟規畫提供多少桶原油。然而,我們現在看到問題的癥結:社會主義的規劃者如何在成千上萬的競爭提案中,負責任地挑出「中獎」計畫?畢竟,規劃者手中還有許多能提供更多原油,甚至是其它能源的其它方式,但規劃者顯然無法「資助」所有計畫,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資源。當涉及到哪些風險投資該批准,哪些又該否決的問題時,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之間的不同激勵機制又再次顯示。

為了瞭解原因,我們假設政府規劃者決定天真地資助那些保證有最多現有標準化資源回報的計劃,不管是萬桶原油、小貨車或牛奶等。這只會給計畫管理者帶來誇大提案優點的激勵。需要注意的是,他們甚至不一定會說謊,雖然某些顯然會說謊,而不說謊的那些,會合理地引用對提案最有利的研究,同時也不會要求工作人員花時間找出提案中可能存在的缺陷。稀有資源被動員到依據最狂妄和/或魯莽之發起人所規劃的中央計劃上,結果將導致社會稀有資源的浪費。

另一方面,政府規劃者也將面臨建立出扼殺創造力和冒險精神之激勵機制的危險。例如,規劃者可能遵循程序,並根據程序採用受過正式訓練之科學家和其他各種專家的意見,但如果有誰的預測竟產生可怕的錯誤,那麼,規畫者絕不會讓這個專家再次影響宏偉的經濟計劃。這種規則肯定會擺脫油嘴滑舌的推銷員,但它同樣會導致這些合法顧問過於保守。懷有大膽想法的人害怕挑戰同儕共識,特別是,如果他們的大膽計劃成功機率很低的時候。

當然,社會主義規畫者可以試著避免這兩種極端,建立既鼓勵明智冒險又能淘汰不適任者的激勵機制。例如,規劃者可以把計畫投入「新開發」的資源總量,並基於各專家的過往紀錄,將部分的資源指定給個別的專家負責。單一的特定錯誤並不會取消專家的資格,只要其所獲得的成功多於其失敗。為了激勵專家,在他們相信有龐大回報機會時願意承擔風險,規劃者還可以規定,專家們的生活水準將與他們處理社會稀有資源的整體過往記錄成正比。

我們希望你已經注意到發生了什麼事。在以各種方式糾正實現社會主義之缺陷的努力之中,我們這位假想中的中央規劃者,正一步一步地重建…資本主義。[2]

單一壟斷巨頭

到目前為止,我們討論社會主義政府所面臨的激勵問題,集中於如何激勵其公民積極參與經濟計劃。但激勵問題在另一方面上還有更嚴重的隱憂。具體而言,政府官員在制定偉大經濟計畫時,不太會有動力去考慮參與公民(包括工人和消費者)的偏好。諷刺的是,許多社會主義改革者警告資本主義「壟斷」特定行業的危險,但與此同時,他們的提議則會建立單一壟斷巨頭,讓政府控制所有行業。

即使是現今名義上的資本主義國家,我們也可以看到這個原則正起作用。例如,機動車輛管理局(DMV)沒一個員工友善,是常見的笑話。許多城市的地鐵設施都年久失修。政府設立之榮民醫院的環境,更別提精神病院,可說是徹底的醜聞。再舉最後一個例子,注意一下,在炎熱的夏季時,啤酒公司和空調技師都張開雙臂歡迎龐大的業務量,而政府監管的公用事業則是責備客戶使用太多電或水。

這些不可否認的模式都有個簡單的解釋:當政府機構(或其偏愛的私營組織)向公眾提供商品與服務時,他們不會被解僱。人們不得不去DMV換牌照等等;而無法改去員工較為友善的公司辦理所需事務。雜貨店經理肯定有動機讓陰沉員工離客人遠一點,但DMV的某個分局長幾乎沒有相同動機。如果他的上司真的在乎客戶滿意度,他們可以建立補償機制,讓特定城市的分局長依照居民交辦「事務」的數目比例而獲得獎金。但這只是將問題推回上一步:在眾多需要關心的事情中,分局長的上司為什麼要在乎駕駛人開不開心?DMV的員工變得友善而讓更多人成為駕駛人,並不會增加市政府的收入。[3]

可以肯定的是,社會主義社會的人民可以用選票選出下屆政府官員,如果他們生活在民主國家,又或者,不管是哪種形式的國家,最終都能採用武裝革命。所有的政府官員,無論是主持市場經濟的小政府,還是由獨裁者統治的極權社會主義國家,普遍而言,都想讓公民保持快樂。即便如此,純粹市場經濟與純粹命令經濟的「掌權者」,兩者所面對的激勵動機,仍有巨大差異。資本主義「暴君」能做的最壞的事,不過就是開除你(如果你是僱員)或拒絕出售商品給你(如果你是客戶)。相反的,如果讓政府決定整體經濟中的所有聘僱,並控制所有商店,它可以相當有效地恐嚇批評者,不管是送他們去西伯利亞勞改還是讓他們挨餓。不要指望報紙或其他媒體會指責政府濫權,政府也擁有媒體。

社會主義的計算問題

在社會主義的歷史爭論中,反對者會提出上述的激勵問題(或其他形式),而支持者的通常回應,則是爭論在社會主義天堂成長的人們,將學會為了鄰居的利益而工作。他們聲稱會出現無私的「社會主義人」,不像資本主義制度下的人那樣。其中心思想是,人的天性仁慈且無私,只是受到私有財產制度的制約,才變得貪婪又無情。社會主義者爭辯說,或許,如果工人不再需要為了餵飽家庭而擔心,他們會毫不遲疑地每天去工廠替共同利益服務。

在這種情況下,社會主義的反對者發展出一套更根本的批評。[4] 就算社會主義沒有出現激勵問題,工人愉快地執行被分配到的任何任務,而且規劃者也無私地服務於公民,社會主義仍然做不好有效利用社會資源的工作。

因為,社會主義政府擁有所有資源,因此,不再會有任何市場。換句話說,人們不再用貨幣交換拖拉機、農地、原油等等。這意味著,在純粹社會主義中,自然資源、勞動力和資本品都不具價格。沒有這些輸入品的價格,社會主義規劃者就沒有辦法評估計劃的總貨幣成本。因此,他們不會知道,某項計畫是否善用了所消耗的資源,或者,關閉這項計畫並將資源拿來生產別的東西是否有益於公民。

回想一下,市場經濟中的會計師,可以利用市場價格來確定某特定操作是有利可圖或正遭受虧損。這項措施提供信號,說明了其它資源所有者是否(隱性)同意企業家利用稀有資源來進行這項操作的決策。獲利,就表示客戶願意支付的輸出成品價格,多於企業家生產成品所需的輸入價格。相比之下,虧損,則表示客戶把較多的錢花在其他類型的商品上,並讓企業家哄抬所需輸入的價格,且「懲罰」持續進行虧損操作的企業家。綜上所述,市場經濟中的企業家持續地接收損益測試的引導與反饋,而這只在所有輸入都具市場價格時才可能發生。

社會主義制度的規劃者則沒有這種引導。工程師、化學家和其他專家,可以向規劃者解釋,使用現有輸入來生產各種商品與服務組合的技術可行性。然而,儘管規劃者知道某個計畫技術上可行,他們也不知道這個計畫是否具有經濟效益。由於無法將每單元的輸入與輸出標上市場價格,規劃者無法將總投入和總產出放在同一個比較基準,看看這整個計畫究竟是增加還是減損財富。因此,即使我們拋開巨大的激勵問題,社會主義規劃者也將面臨無法克服的計算問題。

為了掌握計算問題的本質,你應該花幾分鐘,回想夢幻般複雜的現代經濟。在制定宏偉經濟計劃的第一天,社會主義領袖將處置數百萬計各具不同技能的工人;油、煤、鑽石和其他礦產;各種工廠、倉庫、研究實驗室與教育中心;幾十億台拖拉機、手工具和其他不同折舊程度的設備;最後還有各種基礎設施,包括電力網路、通信網路、公路和橋樑。記得,為了制定連貫的經濟計劃,社會主義領袖需要的不只簡單地列一張各種處置資源的表格。他們還需要知道每單位資源的位置。例如,如果計畫要讓一些技師在星期二早上修復一些陳舊拖拉機的輪胎,那麼,技師、新輪胎還有拖拉機,都需要在星期二早晨位於同一個城市!

然而,即使規劃者能以某種方式處理這些訊息,而且規劃速度也足以因應情況變化而作出即時反應,他們仍將無法克服計算問題。在與專家協商後,他們可以得出手中輸入能夠生產的不同輸出組合。然而,就算他們心中除了盡可能讓公民過得幸福之外別無所求,他們該如何決定採用哪種組合呢?

社會主義者批評著市場經濟的某些「濫用」,並認為專家小組可以改善資本主義制度的分散成果。打擊這些批評則被視為大逆不道,例如,有些人擁有10輛跑車和1艘遊艇,而其他人則挨餓。但這種道德感不足以設計出備用經濟計劃。我們可以承認,社會主義規劃者運用社會資源的方式,不會產生公民生活水平中的巨大不平等現象。就算公平,問題也還在,每個人應該獲得什麼樣的商品與服務組合呢?就算規劃者決定每個人都將擁有相同數量的汽車,或許會因應家庭成員的年齡範圍與工作地點而有些調整,他們仍需決定總共得生產多少汽車,而且這些汽車該配備何種規格。畢竟,人們想要舒適地駕駛、安全氣囊、空調以及高品質的音響。但在這方面投注較多資源,對讓其它人民也將獲得享受之方面的資源減少,像是DVD播放機、更大的房子或更多的配送中心(市場經濟中的「商店」)。

「規劃」這個負載術語…

「規劃」的謬論,是缺乏經濟計算的情況下就無法規劃。所謂計劃經濟,其本質上並非經濟,不過是個在黑暗中摸索的系統。無疑的,人們以理性選擇實現終極目標的可能最佳方式。而所謂有意識的規劃,等同於消除具目的之有意識行為。

-Ludwig von Mises,《Human Action》,頁696

解決計算問題?

當然,社會主義規劃者可以廣徵意見來設計更能服務人民的方法。其中一種創新,是讓個體或家庭擁有一些影響宏偉經濟計劃的手段。顯然,替每個人生產完全相同的商品與服務組合將是一種浪費,因為素食者對牛肉不感興趣,而非吸菸者也不想要香菸配給。然而,為了避免資本主義制度的不平等,規劃者仍然會想一些辦法,來確保每個人或每個家庭都有相同的消費品「量」,無論定義為何。

例如,他們可能會分配給每個人或每個家庭在每個月中有特定的投票點數配額,用來指定不同的商品與服務。電視機或休旅車這類商品會扣掉比較多的投票點數,相比於汽水或麵包等商品,因為生產前者需要「更多」資源。(換句話說,如果某個家庭可以用投票點數收到10套電視,而另一個家庭則用相同點數收到10個鮪魚罐頭,顯然,前者的資源消耗比後者多。)為了替每種類型的商品挑出「正確的」所需點數,規劃者得依賴於配送中心經理的回饋。如果貨架上滿是電視但鮪魚罐頭的供應變少,規劃者減少換得電視所需點數,同時提高換得鮪魚罐頭的所需點數。如此一來,可以清掉多餘的電視庫存,並防止鮪魚罐頭供應耗盡。

不幸的是,這種類型的把戲只能在生產過後,用來處理過剩或短缺的物資。為了展望未來,規劃者仍然需要修補其宏偉的經濟計劃,並決定下一階段該生產更多或更少的電視(或鮪魚罐頭)。從配送中心經理的回饋意見中,他們可以知道在不同所需點數下會有多少的總電視需求。但這仍然無法告訴他們哪個才是正確決定,不管是(a)下一階段生產更多電視,並為它們分配較低所需點數,或(b)下一階段生產較少電視,並為它們分配較高所需點數。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規劃者可能會試著把投票系統更推進一步。他們可能會給各工廠經理點數,讓他們換得不同數量的工人、汽油、電力等等。正如家庭獲得投票點數來換得不同的商品組合一樣,電視生產者和鮪魚罐頭生產者也將用手中的投票點數換得不同的輸入組合。這將有助於確保電視生產者不會不公平地「占用」資源,而犧牲了鮪魚罐頭生產者。

但規劃者很快就會了解,這也不能完全解決計算問題。雖然分配給每個人相同點數,以強迫每個人消費相同的「量」,看來似乎適當,但是,讓每個工廠經理得到相同的資源量顯然是荒謬的堅持。換句話說,如果規劃者每個月授予相同的投票點數給鮪魚罐頭與電視生產者,他們將確保社會投入同樣的資源生產電視跟鮪魚罐頭。但是,就利用社會稀有資源盡可能地讓人民幸福而言,為什麼這是對的決定?

為了取得一個連貫且客觀的方式來解決這個棘手的併發症,規劃者可以讓每個工廠經理的點數,與人民在配送中心中換取其所生產之商品的點數成正比。換句話說,如果人民用來換電視的點數,比用來換鮪魚罐頭的點數高了五倍,那麼,社會主義規劃者在下一階段會給電視生產者五倍於鮪魚罐頭生產者的點數。如此一來,這個規則可以讓規劃者獲得人民的回饋意見,不只針對已被生產出來的庫存,還有未來該生產多少單位之每種商品的決策上。

現在,你可能已經意識到我們的討論會走往哪個方向。社會主義規劃者解決計算問題的方法,是讓他們的系統運作得越來越像…資本主義。



1 還有一些社會主義思想家同時也是無政府主義者,這意味著他們提倡廢除私有財產並取消國家。顯然,這類社會主義不提倡讓政府掌控所有資源。為了簡單起見,本文中我們假設政府將掌控資源,但許多經濟分析也適用於「無政府社會主義」的建議。然而,你應該知道,許多自稱社會主義者會否認他們的系統讓國家權力凌駕工人。

2 偉大的奧地利學派經濟學家Ludwig von Mises在他的經典之作《Socialism》提出這個論點,該書最初於1922年寫於德國(Indianapolis: Liberty Fund,1981年,頁192–94)。

3 即使實現這種情況,那些負責補償DMV分行管理者的人,也不會因為發放更多許可證而獲得額外收入。

4 我們將於文中總結Ludwig von Mises於1920年的文章中系統性闡述的計算問題異議。

課程小結…

  • 純粹社會主義的願景,是政府擁有所有資源,並按照統一的中央經濟計劃引導所有工人。社會主義者認為,這個系統將比「無政府」、無組織狀態的市場經濟更有效率。
  • 社會主義存在激勵問題,當個人所得不依賴於個人表現時,多數人都不太可能同樣地努力工作。如果政府實施「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規則,整體輸出量可能會大幅萎縮。
  • 社會主義也存在計算問題。一旦沒有用於生產之各種資源與勞動的市場價格時,社會主義規劃者無法得知這些資源是否被有效使用。這些資源也可以轉移到其它人民更想要之商品與服務的生產項目上,但不會有足夠的回饋意見來引導規劃者。

新的術語

  • 命令經濟/命令與控制經濟/社會主義(command economy / command-and-control economy / socialism):政府擁有所有主要資源並依照統一的中央計畫指導工人的體制。
  • 經濟民主(economic democracy):(民主)社會主義者經常用來合理化社會主義的政治譬喻。大多數人不喜歡由少數精英決定所有政治決策的貴族系統,而會喜歡「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社會主義者認為他們的計劃是將這個邏輯適用於經濟舞台,將權力從一小群富裕資本家手中拿走,並分配給廣大人民。
  • 無政府主義者(anarchist):認為不應該有政府的人。
  • 卸責(shirking):有意使勞動量低於自身潛力。
  • 計算問題(calculation problem):米塞斯用以反對社會主義的主張,社會主義規劃者因為缺乏資源的市場價格,他們無法確定某特定項目所消耗的資源是否多於其所生產的商品與服務。即使規劃者都是天使,他們也無法知道其使用稀有資源的方法是否有效地服務於人民。

問題研究

  • 解釋命令經濟這個名詞。
  • 隱含在「各盡所能、各取所需」口號的激勵問題為何?
  • 社會主義政府能否使用懲罰來克服工人之間的卸責問題?
  • 啤酒公司與電力公司和社會主義有何相關?
  • *為何市場經濟不像社會主義規劃者那般遭受同樣的計算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