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摘】年輕人的經濟課 - 16.社會主義的失敗-歷史


作者:Robert P. Murphy
譯者:吳莉瑋(電子書下載
圖片:magro_kr via photopin cc

年輕人的經濟課 - 16.社會主義的失敗-歷史

在這一課中,你將學習:

  • 歷史證據與經濟理論的關連。
  • 共產主義與法西斯主義之間的經濟相似性。
  • 許多社會主義制度下的極端貧困與死亡。

經濟理論與歷史

在第2課中,我們解釋了經濟學與物理或化學等「硬」自然科學的區別。在經濟學中,基本理論並非透過以經驗觀察來證偽或證實假說的過程而發展。與此相反,本書中的基本原則主要是邏輯演練,並透過一系列思考練習而開展。基本的經濟分析,並非一組從實驗室或鑽研價格數據後發現的一組關係。相反的,本書的課程給你一個解釋價格數據與其他歷史證據的心理框架。

本著這種精神,本課中我們並未試圖「測試」在第15課所發展的社會主義分析。嚴格來說,假設我們的推理沒有錯,就算沒有社會主義制度的歷史紀錄,我們在上一課中討論的經濟論點仍然有效。然而,儘管我們的推論結果有效,但這些推論總有可能不起重要作用。例如,社會主義統治者在決策國家資源之最佳用途時遭受計算問題為真,而社會主義制度下,工人不會像在資本主義制度下一樣努力工作,也同樣為真。

但如果這些因素,只意味著從純粹資本主義轉換成純粹社會主義後,一般人民的生活只會變差1%呢?又或者,假設我們所注意到的社會主義問題都正確,但是,這些問題被一些我們討論中所忽略的社會主義美德所抵消。我們或許會懷疑,這本書用了一整課討論社會主義主題而不是掀馬桶蓋經濟學,是否有效地利用資源。

我們很快就會看到,歷史記錄表明,社會主義國家和資本主義國家之間存在巨大的差異。要先說明的是,證據並不確鑿,它只在某種意義上有利於經濟理論,但即使如此,我們現在可以確定第15課的論據「顯然」正確。請記住,經濟學的基本原則或法則是一種趨勢;在討論某特定變化將如何影響經濟時,我們必須把「其他事情保持相同」。

談到歷史記錄與經濟理論時,某個國家在實施社會主義政策後經歷大規模饑荒的事實,並不能證明社會主義是不好的經濟體系。畢竟,社會主義政策可能真的能帶來前所未有的財富,只是工人革命剛好和一場毀滅性地震或火山爆發恰巧同時發生。

但你會看到,歷史記錄遠比某特定社會主義政權經歷臨時災難更為廣泛。20世紀的歷史紀錄相當明顯,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地區未能成功實現其承諾,從不平等社會特權中解放之人民,他們的生活水平沒有提高。與此相反,社會主義政府的蔓延,與一些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事件齊頭並進。

共產主義與法西斯主義

在典型的政治討論中,某政權或其統治者的意識形態可被置於由左到右的政治頻譜中。最左邊的是史達林與毛澤東等共產主義者,而最右邊的是像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等法西斯。根據這個標準框架,其他的意識形態與領導人都不太極端,所以落在這些端點之間。例如,美國總統歐巴馬會比史達林右邊一點,但比雷根左邊一點,而雷根若和希特勒相比,將是個「左派」。

雖然有各種政治意識形態的分類方式,這個標準的左/右頻譜並沒有太大的經濟意義。儘管在其它重要方面上有所不同,共產主義與(極端)法西斯主義都是社會主義的形式之一。共產主義旨在透過工人階級革命,建立擁有所有生產手段所有權的政府。法西斯主義也同樣尋求建立政府控制生產手段的絕對控制權,雖然象徵性地保留了私有財產制度。然而,極端法西斯主義實際上是社會主義,因為政府明確規定了如何使用「私有」財產的規則。事實上,納粹(Nazis)這個術語本身就代表國家社會主義(National Socialism)。這個術語表示共產主義和納粹兩者間的差異,不在神聖的私有財產權,而是統治者操舵經濟以服務集體利益的理念。共產主義者傾向關心國際階級鬥爭,而法西斯則關心各自的國家實力(納粹則特別關注種族的血統純度)。

評估各種意識形態的成果時,蘇俄與納粹德國的恐怖可以替社會主義奠基。不管純粹市場經濟下再怎麼不平等與冷酷無情,大屠殺不會發生在私有財產權神聖不可侵犯的社會裡。明智的政治思想家們一直警告著,如果統治者有著做好事的大權,他們也同時有著做壞事的大權。20世紀的經驗表明,「左翼」與「右翼」極權主義都證明這個警告絕非空言。

社會主義的死亡總數

在這最後一節中,我們將簡要回顧一些各種20世紀社會主義制度中被視為謀殺的統計。確實,資本主義國家政府也參與大規模殺戮,最有名的是美國原子彈轟炸廣島與長崎,以及盟軍常規轟炸德國與日本城市,使得成千上萬的平民死亡。資本主義國家也參與了歷史上的不當行為,像非洲的奴隸貿易、滅絕土著與剝削殖民地的帝國主義。當然,純粹市場經濟的支持者正確地指出,這些行為不是保護財產與生命的必要自衛措施,就是偏離私有財產權原則,因此,不能用來指控資本主義制度。但是,如果我們開釋資本主義旗幟下所犯下的罪行,為什麼我們不給社會主義同樣的禮遇?畢竟,沒有一個哈佛大學的馬克思主義學者會希望俄羅斯人民遭受史達林的大清洗。社會主義學者可以簡單地主張,事實上,蘇聯統治者並沒有實現真正的社會主義。

資本主義制度與社會主義制度的罪行,兩者間的重要差異之一,至少對於評估經濟系統表現而言,這點很重要,即,資本主義制度主要為外部受害者,而我們將列出社會主義的罹難者,都是社會主義政權人口。如果某特定族群,譬如,若有1,000萬個人民,要在私有財產制度與將自己的命運託付給專家的經濟計劃這兩者間抉擇時,他們可能會特別有興趣想知道,歷史是否有任何跡象,可以看出這些統治者轉頭屠殺他們之中50萬人的可能性。確實,人們可能會落實保障,並舉出一些民主社會主義制度沒有屠殺自己人民的歷史,但社會主義制度所允許的這種可能性,肯定是這群人給出最終答案前重要的思考點。

這些制度之犯罪記錄的另一個重要區別是純粹的數量差距。許多「左翼」思想家會說,智利的資本家獨裁者皮諾切特,就跟馬克思獨裁者一樣,在推翻民選的社會主義後,採用芝加哥大學訓練出來的經濟學家所提出之建議,進行「休克療法」的經濟改革。然而,即使我們同意如此比較,歷史記錄仍有利於資本主義。即便皮諾切特政權野蠻又兇殘,它也沒有像共產主義者波爾布特在柬埔寨的紅色高棉政權一樣,四年之內減少了四分之一的總人口。

當然,每個被政府故意殺害的人,都是受害者。本章內容並非用來替聲稱維護私有財產與自由市場的政府機構所犯之罪行和暴力,提供開脫的藉口。然而,很多人從未聽聞或者是意識到,20世紀集權社會主義制度成為大規模的內部殺人機制,這個事實使得它們被擺在與眾不同的類別中。

粗估數字

無疑地,你很熟悉希特勒領導之國家社會主義者在德國的暴行。但你可能沒有意識到,就數字而言,共產主義政權實際上更糟糕。《共產主義黑皮書》是由受人尊敬的哈佛大學出版社所出版的散文集。許多作者都是詳細紀錄共產主義政權活動的前共產主義歷史學家,這些檔案在蘇聯解體後被公諸於眾。為了讓你有個概念,我們引用了三段編輯介紹中的摘錄:

共產主義政權超越個人犯罪與小規模的特設屠殺,它們為了鞏固權力,將大規模犯罪變成政府的成熟系統。恐怖經歷一段期間後逐漸褪色,範圍從東歐的幾年到蘇聯與中國的幾十年不等,這些地區建立出常規的鎮壓管理措施、審查所有通信管道、控制邊界,並驅逐異議者。

然而,恐怖的記憶繼續維持鎮壓威脅的名聲,從而維持其效力。目前的西方共產政權幾乎沒有一個例外於這個規則;「偉大舵手」領導的中國沒有例外;金日成領導的朝鮮沒有例外;「老好人胡志明」領導的越南也沒有例外;甚至是強硬派切.格瓦拉的同志卡斯特羅領導下的古巴也不例外。(頁2-3)

我們把針對平民的罪行當成恐怖現象的本質。儘管實際上這些罪行因不同政權而相異,但仍具可識別的模式。該模式包括各種手段的處決,如行刑隊、絞刑、溺斃、毆打,某些案例是毒氣、投藥或「意外車禍」;透過人為饑荒、食物沒收或兩者兼併地餓死人民;流放路程中的死亡或是強迫勞動的過勞死亡。而那些被描述為「內戰」期間的時代則更複雜,很難區分出究竟是統治者與反政府武裝間的戰鬥事件,還是針對平民的大屠殺事件。

然而,我們必須找到出發點。以下是根據非官方估計的粗估,足以一探這些罪行的規模與嚴重性:
  • 蘇聯:2,000萬人死亡
  • 中國:6,500萬人死亡
  • 越南:100萬人死亡
  • 朝鮮:200萬人死亡
  • 柬埔寨:200萬人死亡
  • 東歐:100萬人死亡
  • 拉丁美洲:15萬人死亡
  • 非洲:170萬人死亡
  • 阿富汗:150萬人死亡(頁4)
許多共產政權的具體特徵之一,就是系統性地使用饑荒作為武器。這些政權控制食物總量,並精心設計了根據「功過」的配給制度。這種政策是創造大規模飢荒的方法。請記住,在1918年之後,只有共產主義國家經歷過導致數以萬計死亡甚至是數百萬人死亡的飢荒。而在1980年代時,只有衣索比亞與莫三比克這兩個自稱是馬列主義的國家,遭受這種致命的飢荒。(頁8)

接近控制實驗

正如我們在本課程一開始的聲明中指出,事實上一般社會科學中很難有真正的控制實驗,特別是經濟學。人無法完全被實驗者控制,因此,不可能重複進行特定實驗,設定相同初始條件並進行變因微調。

當談到共產主義政權的可怕遺產時,一些辯護士會主張,這些犯罪是某個暴力者或受壓迫人民所造成的結果。例如,一些人認為,經過了沙皇這麼長時間的壓迫,難怪布爾什維克革命者在取得權力後過於激進。社會主義者可以聲稱,如果是在文明的民主社會中所實現的全面社會主義,事情將大大不同。

我們能夠最接近地測試這種說法的方式,是檢視除了體制框架之外其他方面都非常相似的不同政權。這類例子之一是冷戰時期的東柏林與西柏林。因為這是因戰爭因素而被隔離的同一城市,顯然,「鐵幕」兩側的初始風俗習慣、語言、宗教觀點都相當類似。然而,隨著時間推移,生活水平的差距大幅增長,資本主義社會超越另一邊的共產主義社會。就像許多冷戰時代的犬儒主義者所言,東柏林與西柏林之間的差異之一,就是蘇聯警衛的工作是讓人民留在表面上的工人天堂,而資本主義國家邊境警衛的工作則是驅逐非法移民。

韓國的情況,則更明顯地說明極端社會主義與溫和資本主義之間的差異。(二次大戰後,蘇聯與朝鮮共產主義密切往來,而美國軍隊則留在南韓。)記者芭芭拉.德米克基於對朝鮮的叛逃者的採訪,在《我們最幸福》中提供令人信服的傳聞證據。以下為首章摘錄:

如果你看看遠東地區的夜間衛星照片,你會看到塊奇怪的無光黑點。這個黑暗的區域就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而在這個神秘黑洞的旁邊,則是南韓、日本與閃著象徵繁榮之微光的現代中國。從數百英里的距離往下看,廣告牌、車燈、路燈與快餐連鎖店的霓虹燈,都變成白色小圓點,象徵著21世紀能源消費者的業務繁忙。而其中出現一大片跟英國差不多大的無垠黑暗。這個國家的23億人是如何處於這片像海洋一般的空白之中,令人費解。朝鮮簡直是一片空白。

朝鮮在1990年代初變黑。隨著提供舊共產盟有便宜燃油的蘇聯瓦解,朝鮮低效率的脆弱經濟也崩潰。發電站鏽成廢墟。電燈熄滅。飢餓的人們爬上電線桿竊取銅線以交換食物。當太陽下山後,大地一片灰暗,矮小的小房子被夜晚吞噬。整個村莊消失於暮色。即使走在首都平壤展示區的主要街道上,晚上也看不到兩旁建築。

當外人看著朝鮮,他們會以為是非洲或東南亞等電力的文明之手還未觸及的偏遠村莊。但朝鮮不是未開發國家,它是一個跌出已開發世界行列的國家。你可以看到那些曾經輝煌的證據,現今朝鮮任何一條重要道路上都盪著生鏽電線,那是曾經覆蓋整個國家的電網。

中年以後的朝鮮人都記得很清楚,他們曾有比其親美之南韓兄弟更多的電力(還有食品),而今只能屈辱地坐在黑暗中。如果朝鮮願意在1990年代時放棄核武計劃,美國願意幫助其能源需求。但交易最終告吹,布希政府指責朝鮮違背諾言。朝鮮人民不滿於生活在黑暗中,他們將此歸咎於美國的制裁。他們不能晚上看書。他們不能看電視。一位身材魁梧的朝鮮保安員曾經忿忿然地告訴我:「沒有電,我們沒有文化可言。」

但黑暗也有其自身優勢。特別是那些偷偷約會的十幾歲青年。

當大人上床休息後,冬季有時甚至是晚上七點,溜出家門變得很容易。黑暗賦予朝鮮人民來之不易的隱私和自由,這和電力一樣珍貴。裹在隱形的神奇斗篷下,可以做任何喜歡的事,不用擔心父母、鄰居或秘密警察的窺探。

我遇到許多朝鮮人跟我說他們如何學會喜歡黑夜,其中,一個十幾歲女孩和她男友的故事最讓我印象深刻。她在12歲那年遇到一位大她3歲的鄰鎮年輕人。她的家庭在朝鮮的社會控制體系中屬於低等級。若一起在公開場合露面,就會破壞男孩的職業前景以及她良家少女的聲譽。因此,他們的約會幾乎都是暗夜漫步。反正也沒有別的事可做,他們在1990年代初期開始約會,因為缺乏電力,沒有任何餐廳或電影院在營業。[1]

德米克在國家公共電台談自己的書時轉述了一位叛逃者的故事,諷刺的是,這位叛逃者是在看到政府對於南韓鄰居的宣傳後,才決定離開朝鮮。宣傳照片上是南韓工人的抗議罷工,出發點是要展示資本主義社會剝削下,勞動者的悲慘狀況。但這位朝鮮人告訴德米克他在照片中看到的三樣東西,這也使他最終冒著生命危險逃離這個國家。

第一,照片可以看出南韓人普遍都有車,朝鮮並非如此。第二,照片中的罷工工人雖然憤怒地揮舞拳頭,但襯衫口袋裡插著一支筆,這在當時對一般的朝鮮人而言也是前所未聞。第三,抗議的事實表明,南韓工人被允許抗議,這對朝鮮人而言也是陌生的概念。

朝鮮的例子,或許能最清楚地展示出社會主義的力量足以拖垮整個經濟,並活活餓死(無論是有意或無意)數以百萬計的人民。我們在第15課中所提出的理論問題,不僅真實,還非常重要。瞭解健全的經濟理論至關重要,因為文明本身瀕臨危險。

致命的自負

「1980年代時,金日成或他受寵的兒子金正日,曾『現場指導』如何解決國家困境,金正日隨後逐漸接管父親的職責。這對父子是一切事物的絕對專家,無論是地質學或農業。在金正日參觀一處清津附近的山羊養殖場後,朝鮮中央通訊社報導道:『金正日的現場指導與溫熱的仁慈,將替山羊養殖與乳製品產量帶來偉大的進步。』他會在某天下令國家主食從大米改為馬鈴薯;隔天他認為養鴕鳥是朝鮮糧食短缺問題的特效藥。這個國家總是從一個輕率計劃轉入另一個輕率計畫。」

-Barbara Demick,《Nothing to Envy: Ordinary Lives in North Korea》,New York: Spiegel & Grau,2009年,頁65



1 Barbara Demick,《Nothing to Envy: Ordinary Lives in North Korea》,New York: Spiegel & Grau,2009年,頁3-5。

課程小結…

  • 歷史證據不能證實或證偽經濟法則。然而,儘管我們以健全的推理發展出一套準確的經濟法則或原則,在實務上,其影響力可能其它在推理中忽略的因素還要小。這就是為什麼用實例來補充我們對社會主義理論的批判很有用。
  • 標準的政治理論將共產主義置於頻譜的「極左」,而將法西斯主義放在相對的「極右」。然而,就本書所提供的經濟學角度而言,不管是納粹德國還是史達林主義的俄羅斯,都是社會主義政權,其中,私有財產權服從獨裁者的意志。
  • 在20世紀期間,共產主義政權害死了數以千百萬的自己人,這些數字不包括與國外戰爭的傷亡。這些政權的辯護士可能將死因歸咎於飢荒,但資本主義國家並沒有出現這種大規模飢餓,有充足的證據表明,這些「飢荒」是鞏固政權的意識形態政治工具。即使以東西柏林及南北韓等初始條件相當類似的地區進行比較,其中一邊在落入共產主義手中後,生活水平急劇分化。

新的術語
  • 共產主義(communism):一種政治與經濟的意識形態,透過暴力革命讓政府獲取生產手段(以工人為名)。
  • 法西斯主義(fascism):一種政治與經濟的意識形態,政府以服務集體利益之名,監管所有生產手段,但法西斯主義(不像共產主義)允許個人保留工廠或其它資本品的形式所有權。
問題研究

  • *歷史記錄證明,社會主義是一個有缺陷的經濟體系?
  • 傳統的「左右頻譜」說史達林與希特勒截然相反,錯在哪裡?
  • 聲稱支持資本主義的政府,有殺害無辜人民的歷史紀錄嗎?
  • 根據課文,那種政府屠殺的平民人數最多?
  • *請說明這個副標題:「接近控制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