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摘】國家解剖學|國家是什麼


國家解剖學|國家是什麼

作者:Murray N.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中文版電子書下載
圖片:Dunechaser via photopin cc

人光著屁股來到這個世界,需要用頭腦學習如何取得資源,並將這些資源轉換(例如「資本」投資)到可以滿足需求並提高生活水平的形狀、型式與用途。為了做到這點,唯一方法得透過人的頭腦與精力來轉換資源(生產),並把這些產品拿去交換成他人生產的產品。人們已經發現,透過自願性的交換過程,參與交換者的生產力以及生活水平都能大幅提升。因此,透過使用自己的頭腦與精力從事生產與交換,是人們生存與創造財富的唯一「天賦人權」。作法如下:首先要尋找天然資源,然後透過轉換(如Locke所說的「加上自己的勞動力」)把這些資源變成他的個人財產,接著把這些財產拿去交換成同樣以類似過程產生的他人財產。因此,人類天性所構成的社會軌道,是「財產權」與贈與或交換這些財產的「自由市場」。透過這條軌道,人們學習到如何避免A犧牲B以取得稀有資源的「叢林式」競爭,而是大規模地以和平且和諧的方式生產並交換這些資源。

偉大的德國社會學家Franz Oppenheimer指出,取得財富的方式只有兩種,而這兩種方式相互排斥;一種是上述的生產與交換方式,他稱之為「經濟手段」。另一種方法較簡單,因為它不需要生產力;也就是透過使用武力或暴力扣押他人的商品或服務。這種方式是一種片面沒收與竊取他人財產。Oppenheimer將這種方式稱為取得財富的「政治手段」。顯然,和平使用理性與精力進行生產是人類「自然的」軌道:是人類在這個地球上生存與繁榮的手段。同樣明顯的,強制性、剝削性的手段違背自然法則;它具寄生性,不增加生產反而減損生產。「政治手段」虹吸生產給具寄生性與破壞性的個人或團體;這種虹吸效應不僅減損生產,還降低生產者積極生產多於自己生活所需的生產意願。長期而言,強盜因為不斷減少或消除其供應源而破壞了自己的生活。不僅如此,即使是短期而言,侵略者也正進行著違反人類天性的行為。

我們現在能夠更充分地回答這個問題:國家是什麼?「國家」正如Oppenheimer所言,是一種政治手段的組織;它在某特定疆域內進行系統化掠奪。[4] 犯罪頂多是零星與不確定的;而寄生則是短暫的,強加的寄生蟲可能在任何時間因為受害者抵抗而被移除。而「國家」則替掠奪私人財產提供了一個合法、有序且系統性的管道;它提供社會中的寄生者確定、安全且相對「和平」的生命線。[5] 由於生產必須先行於掠奪,自由市場的出現早於國家。「國家」從不是透過「社會契約」產生;它生於征服與剝削。經典範例是,征服者部落暫停自己搶劫與謀殺被征服部落的悠久歷史,然後發現,如果允許這些被征服部落活命並繼續生產,征服者就能夠變身統治者並獲得穩定的貢金,如此一來,掠奪的時間範圍會變得更長、更安全也更愉快。[6] 「國家」誕生的方法之一說明如下:在魯里坦尼亞國的南部丘陵地區,有一群強盜集團實際控制並管理某個疆域,最後這個強盜集團的首領宣稱自己是「南魯里坦尼亞國獨立主權政府的國王」;如果他和他的手下有足夠力量長久維持這條規則,揮揮魔棒!一個新的國家就此加入「國際大家庭」,先前的強盜領袖搖身一變,變成該疆域的合法貴族。



4 Franz Oppenheimer,《The State》,New York: Vanguard Press,1926年,頁24-27:

人類有兩種根本上相斥的手段來滿足自己的慾望。它們是工作與搶劫,前者是自己的勞動,後者是強行佔有別人的勞動成果。…我建議在以下的討論中,把使用自己的勞動並等價交換他人的勞動成果稱為「經濟手段」,而使用他人勞動成果滿足需求但不作對應回報則稱為「政治手段」。…「國家」是一種政治手段的組織。因此,在經濟手段創造出一定規模的生產並滿足好戰掠奪者的需求之前,「國家」不會出現。

5 Albert Jay Nock生動地寫道:

「國家」主張並壟斷犯罪。…它禁止私人謀殺,但它自己組織大規模謀殺。它懲罰私人竊賊,但它自己肆無忌憚地拿它想要的任何東西,不管是公民或外國人的財產。

Nock,《On Doing the Right Thing, and Other Essays》,New York: Harper and Bros.,1929年,頁143;引述於Jack Schwartzman,「Albert Jay Nock - A Superfluous Man」,《Faith and Freedom》,1953年12月,第11刊。

6 Oppenheimer,《The State》,頁15:

那麼,國家是社會學概念嗎?國家在它創始之初…是一種社會制度,一群勝利者以武力擊敗一群失敗者,唯一的目的是讓這群勝利者統治這群失敗者,並保護自己免於來自內部的起義或外部的攻擊。就目的論而言,這種統治和戰勝國對戰敗國的經濟剝削相差無幾。

而de Jouvenel寫道:「國家在本質上是一群山賊征服並統治其他較小社會的成就結果。」Bertrand de Jouvenel,《On Power》,New York: Viking Press,1949年,頁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