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文】權貴資本主義之父


組織犯罪|13. 權貴資本主義之父

作者:Thomas J. DiLorenzo
譯者:吳莉瑋
圖片:kevin dooley via photopin cc

大蕭條發生後的前幾年,聯邦政府宣布對華爾街富豪提供數十億美元的救助計畫,救助計畫的捍衛者立馬提出他們所認為的秘密武器:亞歷山大.漢密爾頓( Alexander Hamilton )為美國資本主義之父。他們口中批准救助計畫的漢密爾頓,同時也是提倡替「新生產業」提出保護性關稅的第一人,他將歐洲風格重商主義引入美國,還替各類產業提出無數的補貼與「懸賞」。(漢密爾頓在他著名的《 Report on Manufactures 》這麼做。)

華爾街機制之一的《 Forbes 》雜誌發表了一篇題為「亞歷山大.漢密爾頓 VS 羅恩.保羅」的文章,認為自由意志主義對企業福利的批評應該被忽視,因為漢密爾頓和議員保羅與其同道支持者相比,是個傑出的政治家與經濟天才。

《華爾街日報》也加入漢密爾頓崇拜,由商業史學家 John Steele Gordon 發表了一篇文章,主張真正的問題在於中央銀行的集權程度不足,美國需要更高程度的聯邦規劃,而不是更少。 Gordon 呼籲要有個經濟強人來指導、監管金融市場,他支持救助計畫,並把金融危機歸咎在 Thomas Jefferson 身上!

Jefferson 反對漢密爾頓所支持的美國第一個中央銀行-美國銀行,他主張硬通貨、不相信政客的貨幣主張。據 Gordon 所言,這種思想正是大蕭條的主因。事實上,美聯儲年復一年地追求零利率,再加上強迫出貸者將數十億美元出借給不合格之貸款人的聯邦政策(由房利美與房地美擔保),才是房地產泡沫的主因。

這些瘋狂的漢密爾頓崇拜,正展現出漢密爾頓的中央經濟規劃天才,他透過大量公債及中央銀行的合法偽幣來資助美國偽資本主義的思想基石。(譯註:有關中央銀行系統的合法偽造行為,請參考拙作搞懂經濟之回歸市場貨幣)造成經濟大蕭條的,正是這種偽資本主義系統,而不是 Gordon 那掛人所指責的[資本主義]。

實際上的漢密爾頓

當時有一群人想將英國重商主義與帝國主義帶入美國,漢密爾頓為其領袖。當他們身為英國重商主義與帝國主義的支付者時,他們不惜發起革命來反對。但如果是作為收受者,這可是完全不同的事。正如喜劇演員 Mel Brooks 說的:當國王有什麼不好。

漢密爾頓用「美國體制」這個名詞來形容企業福利、保護關稅、中央銀行與巨額公債,據他所言,這些都是「天佑美國」。漢密爾頓不像他的政治剋星 Thomas Jefferso 那樣研讀過亞當斯密、 John Baptiste Say 、 Richard Cantill 等人的思想,受過完整的經濟學教育。漢密爾頓要不是忽略、反駁,就是完全不瞭解經濟學方面的知識。相反地,他散播那些由公共關係家 James Steuart 發明來替英國重商主義解套的重商主義迷思。

漢密爾頓倡導巨額公債目的不在建立美國政府優良信用或是資助任何特殊政府計畫,而在試著提高政府經濟利益與財富的權謀原因。他主張,由於購買政府債券的人會變得富有,所以這些人自然而然地會形成遊說提高政府課稅與大政府的強大政治勢力。他們之所以願意這麼做,都是為了確保政府財務部能獲得足夠稅收,以支付他們手中政府債券的利息。漢密爾頓是對的:政府債券持有者還有那些行銷政府債券的銀行家,一直以來都支持大政府。這就是為什麼經濟蕭條一旦發生,華爾街的投資銀行總是第一個被排到救助名單中。國家照顧自己的小弟,就像黑幫集團會做的那樣。

漢密爾頓青睞權貴資本主義的主要論點,出現在他的《 Report on Manufactures 》。 William Graham Sumner 在其 1905 年的《漢密爾頓傳》中寫道,漢密爾頓的報告支持「英國學派重商主義的老系統,並改造該系統來適應美國的情況」。 Jefferson 曾經寫道漢密爾頓的保護主義、企業福利與中央銀行等「計畫」,是「將腐敗的英國政府體制引入美國的手段」。 Sumner 和 Jefferson 是對的。

漢密爾頓式的重商主義,基本上就是美國好幾代人所處的經濟與政治系統:國王般的總統透過行政命令來統治國家並忽略憲法對總統權力的限制、州政府不過就是中央政府的魁儡、企業福利橫行、政府公債幾十億兆地不斷累積,還有因為美聯儲那些中央規劃者之操作所造成的恆久性繁榮與蕭條周期(加上周期性地價格上漲)。這些都是漢密爾頓對美國的詛咒,如果美國有想要復興自由與繁榮,這個詛咒必須被驅除。